3,617 Matching Annotations
  1. Mar 2024
    1. 该论文的标题为“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illusions of understanding in scientific research”,发表在自然出版社的期刊《自然》上,作者为 Lisa Messeri 和 Molly Crockett。该论文探讨了人工智能(AI)在科学研究中的应用带来的一些误解和幻觉,以及这些误解对科学研究的影响。

      作者指出,随着 AI 技术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科学研究者开始使用 AI 工具来辅助自己的研究工作。然而,在此过程中,研究者可能会对 AI 的能力和限制产生一些误解,从而导致对研究结果的误解和误判。作者概述了四种常见的误解,分别是将 AI 视为神谕、代理、量化分析师和仲裁者。

      作为神谕,研究者可能会认为 AI 具有超越人类的智慧和能力,因此可以用来设计研究和产生假设。然而,作者指出,AI 的输出只是基于它的训练数据和算法,并不一定能够捕捉到真实世界的复杂性和多样性。

      作为代理,研究者可能会认为 AI 可以代替人类收集和处理数据。然而,作者指出,AI 生成的合成数据可能会缺乏真实性和可靠性,并且 AI 在处理复杂数据时可能会产生误差和偏差。

      作为量化分析师,研究者可能会认为 AI 可以代替人类对大规模数据进行处理和分析。然而,作者指出,AI 在处理数据时可能会忽略背后的上下文和意义,并且可能会产生误导性的结果。

      作为仲裁者,研究者可能会认为 AI 可以用来代替传统的同行评审过程。然而,作者指出,AI 在评估研究质量方面可能会存在偏见和主观性,并且无法真正理解研究背后的动机和意义。

      作者最后指出,为了避免这些误解和幻觉,科学研究者需要更好地了解 AI 的能力和限制,并在使用 AI 工具时采取必要的措施来减少误差和偏差。同时,科学社区也需要建立更好的规范和机制,以确保 AI 在科学研究中的应用符合科学伦理和职业标准。

      总的来说,该论文提出了一些重要的问题和思考,值得科学研究者和社会各界关注和探讨。

  2. Jan 2024
    1. In 1930, Ginzburg and Mikhail Barsch presented their radical “Green City” project for Moscow, proposing an immediate halt to new construction in the city, the transfer of public enterprises into external disurbanised locations, the transformation of the freed-up spaces into parks, and the dispersion of Moscow citizens along the roads linking the city with the rural population.

      1928年,苏联于“一五”计划期间举办了一个设计竞赛:在莫斯科西北25英里处建设一座10万人的绿色城市,它将是一座度假城市,与莫斯科有铁路和公路连接。对于参加竞赛的建筑师来说,这不仅是一个城市设计项目,更是对社会主义未来城市生活的一次构想。

      “绿之城”(Green City)即是苏联建筑师摩西·金斯伯格(Moisei Ginzburg)和米哈伊尔·巴什(Mikhail Barsch)为这场竞赛提供的设计方案。与我们现在熟悉的高密度城市不同,在“绿之城”中,传统意义上的城市主体——建筑和道路——像是在大面积的自然中画出的几根细长的线。这个城市轻巧地隐藏在森林之中,几乎无法辨认,它的人造物是如此稀少。

      宏观尺度下,“绿之城”方案是铁路旁一条长达9万米细线;微观尺度下,如果我们将这条线上的某一点放大,会发现它的基本单元是两层的住宅单元,它们均质地连接在一起。建筑与公路之间的绿带中,每隔500米设有居民的公共场所,包括公共食堂、储藏室、阅览室、商店等生活设施,这个公共建筑连接了住宅与公路。住宅的另一侧是充满文化活动的大型条带状公园——包含体育中心、报告厅、社会主义教育中心、商品展厅等功能。在金斯伯格大胆的构想中,莫斯科也将通过搬迁和植树逐渐转变成一座“绿之城”。

      对于马克思来说,消除居民间不平等的关键在于消除城市与乡村之间的差异。这一思想在苏联催生了两个不同的学派:“都市主义”与“反都市主义”。由经济学家及规划师列昂尼德·萨布索维奇(Leonid Sabsovich)主导的都市主义,主张苏联将由一些五万人左右城镇连接组成,每个城镇都以工业生产为中心,通过千人的公社式集体住宅消解传统的核心家庭。在这些大型集体住宅里,私人空间被压缩得仅剩一张床,做饭、吃饭、洗浴等都成为集体活动。

      与仍然提倡密度的城市和大型集体住宅相反,米哈伊尔、金斯伯格的反都市主义完全消解了城市的集聚现象,实现一个去中心化的、强调个体自由的社会主义生活图景。金斯伯格的“绿之城”描绘了在现代社会中构建一种田园牧歌式生活的可能。个人的居住单元可以自由地移动,人们可以选择生活在他人周围,也可以完全处于自然中,是真正流动的、去中心化的居所。他所构想的“诗意的栖居”同样是一个激进的反都市主义宣言。

      在“绿之城”中,每个人都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它不仅仅提供日常生活的空间物质,也提供一个人能够真正独处的精神场所。对于金斯伯格来说,使个体成为基础的社会单元,可以消解家庭所产生的不平等。“绿之城”中的住宅设计,极大地赋予了居住者这种个体的自由。

      “绿之城”确保了绝对的私人空间以及明确的公共空间。在“绿之城”中,个人与集体两种状态是泾渭分明的——这个建筑极其清晰地分隔了私人与公共,消除了任何介于两者之间的情况。对于金斯伯格和很多构成主义建筑师来说,“集体”和“个体”不是对立的,而是互相促进。只有自由而有个性的个体组成的集体才能构建良好社会。

    1. 1960年代的先锋建筑团体蚂蚁农场(Ant Farm)用宣言与实践相结合的方式,提出了一系列关于未来社区的想象。在《充气建筑手册》(Inflatocookbook)这一宣言中,他们通过气囊泡泡这一原型,塑造了一种实践的、平等的、朴素的未来社区生存方式与生活关系,重新构想了人作为居住与生活的主体在城市环境中的角色。

      在蚂蚁农场设想的未来中,未来的居住环境不应由厚重的墙体界定,而应被轻柔的结构包裹;不同于上班族久坐的生活方式,他们通过可延伸的充气式薄膜结构构建了一种游牧式的流动生活;与被动、间接地获取主流媒体与广播信息相径庭的是,他们希望未来的信息接收渠道是一种主动的、多元感官的直接连结。

      这种理想在卡车大学(Truckin' University)的方案中亦可见一斑。在该“大学”提案中,他们设计了一个由四辆卡车所界定的临时性薄膜空间:高压充气管在提供新鲜空气的同时也作为进出中心场所的通道;平铺拉伸的轻质网兜帮助膜结构抵抗风力;整个空间配有供电电缆,且可以根据内部的活动进行形式的变化。

  3. Dec 2023
    1. 有人在看完 Jeremy 教授的 “http://fast.ai” 深度学习课程后,把他每节课提到的学习建议和忠告都总结了下来:

      • 不要试图停下来理解所有知识点
      • 请运行代码,真正运行代码。不要深入理论。玩转代码,看看输入什么、输出什么。
      • 多数公司花费太多时间收集数据。先拿少量,看看效果如何。
      • 如果使用数据集,最好引用创建者并给予感谢
      • 习惯使用术语(参数 parameters、层 layers、激活 activations 等)并准确使用它们。
      • 对于“我应该尝试一下吗?”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尝试一下看看。
      • 始终确保验证集和训练集以相同方式标准化。
      • Python 中的协程值得学习,我们将大量使用它们。
      • 在神经网络数据预处理时,经验法则是尽可能保留原始数据。

      在学习之前,这位学习者向已经通过课程的人询问建议,得到的回答有两个:

      1. “最好认真倾听 Jeremy 的意见,并按照他的建议安排自己的时间”
      2. “后悔没有听 Jeremy 的建议,刚开始不要花大量时间在理论上,不要尝试立即理解一切”
    1. Sam 的投资特点:

      1. 早期阶段投资集中:Altman 的交易活动自 2010 年以来,超过三分之二集中在早期阶段,即种子轮和 A 轮融资。

      2. 多次对特定初创公司投资:他不仅在初创公司的早期阶段进行投资,而且随着这些公司的成长,他也会进行多轮投资。例如,他对 Humane、实验室培育的肉类公司 Uncommon(通过 Apollo Projects)和计算初创公司 Rescale 各投资了三次。

      3. 投资领域多元化:Altman 的投资领域广泛,包括实验室培育的肉类、长寿科学、能源、教育以及人工智能等。

      4. 大额投资案例:他在反衰老初创公司 Retro Biosciences 上的投资高达 1.8 亿美元,该公司致力于通过细胞重编程来延长人类寿命。

      5. 活跃的天使投资者:自 2010 年以来,Altman 作为一个非常活跃的天使投资者,已经进行了超过 100 笔投资,包括对 Stripe、Reddit 和 Instacart 的投资。

      6. 成功的退出案例:他的早期投资包括一些后来成功退出的公司,例如 Codecademy 在 2021 年被 SkillSoft 以 5.25 亿美元收购,Instacart 在 2023 年上市,以及 Cruise 在 2016 年被通用汽车收购。

      7. 参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Altman 还参与了 3 家 SPAC,其中 AltC Acquisition Corp. 计划与他担任董事会主席的核裂变初创公司 Oklo 合并。

      8. 投资实体多样:除了个人投资,Altman 还是 VC 公司 Hydrazine Capital 和投资基金 Apollo Projects 的创始人,这些都是与他的兄弟 Max 和 Jack Altman 一起启动的。由 Jack 管理的 Altman Capital 也将 Sam 纳入为有限合伙人。

    1. To even begin to understand how these chatbots work, we had to master new vocabulary, from “large language models” (L.L.M.s) and “neural networks” to “natural-language processing” (N.L.P.) and “generative A.I.” By now, we know the broad strokes: chatbots gobbled up the Internet and analyzed it with a kind of machine learning that mimics the human brain; they string together words statistically, based on which words and phrases typically belong together. Still, the sheer inventiveness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remains largely inscrutable, as we found out when chatbots “hallucinate.”

      为了开始理解这些聊天机器人的工作原理,我们不得不掌握新的词汇,从“大型语言模型”(L.L.M.s)和“神经网络”到“自然语言处理”(N.L.P.)和“生成式人工智能”。到现在为止,我们知道了基本情况:聊天机器人通过一种模仿人脑的机器学习方式吞噬互联网并进行分析;它们根据哪些单词和短语通常是相连的来统计地串联起单词。然而,人工智能的创造力仍然很难捉摸,正如当我们发现聊天机器人会“产生幻觉”时所发现的那样。

    1. A lot has been written about AIs as existential risk. The worry is that they will have a goal, and they will work to achieve it even if it harms humans in the process. You may have read about the “paperclip maximizer“: an AI that has been programmed to make as many paper clips as possible, and ends up destroying the earth to achieve those ends. It’s a weird fear. Science fiction author Ted Chiang writes about it. Instead of solving all of humanity’s problems, or wandering off proving mathematical theorems that no one understands, the AI single-mindedly pursues the goal of maximizing production. Chiang’s point is that this is every corporation’s business plan. And that our fears of AI are basically fears of capitalism. Science fiction writer Charlie Stross takes this one step further, and calls corporations “slow AI.” They are profit maximizing machines. And the most successful ones do whatever they can to achieve that singular goal.

      关于人工智能作为存在风险的问题已经有很多文章写过。担心的是,它们会有一个目标,并且会努力实现这个目标,即使在这个过程中伤害到人类。你可能读过关于“回形针最大化者”的报道:一种被编程成尽可能制造更多回形针的人工智能,结果却摧毁了地球以达到这些目标。这是一种奇怪的恐惧。科幻作家Ted Chiang对此进行了阐述。AI并没有解决所有人类问题或者迷失在证明无人理解的数学定理之中,而是专注于追求生产最大化的目标。Chiang认为我们所担心的其实就是资本主义带来的恐惧感。科幻作家Charlie Stross进一步将其称为“缓慢型AI”,也就是利润最大化机器。而那些最成功的公司则竭尽全力去实现这个唯一目标。

  4. May 2023
    1. 发展|译文

      但我们要小心,不要被这一类例子带入一种伪善 pharisaic 的自满境地。法律和道德传统也许有所提升,但不管怎么样,最终必须在善与恶之间做出选择的是每一个个体。跟艺术家一样,一个人必须要从头开始处理他遇到的每一个具体的问题,就好像在他之前从来没有过道德主体 moral being 一样。发展的信徒过于喜欢在社会和集体的层面考虑事情——法律,道德系统,社会境况,经济以及除了个体和他的灵魂和他的选择自由以外的所有事。考察关于普遍人性的一些抽象指标产生的满足感比较容易让人相信道德发展的存在。而注重考察个体灵魂的正教教徒就比较不认为道德有什么发展可言。因为每个个体的灵魂都承担着属于他的那一份原罪。一切的社会重组都是这样,一方面让人更容易避免犯下一些罪恶,另一方面让人更容易犯下另一些罪恶。因此,平定一个好战的社会并将其商业化会产生这样自然而然的结果:暴力和残酷减少了,贪婪和欺诈增加了。我们道貌岸然地恭喜自己:跟父辈们相比,我们变得更文明了。但我们忘记了一点:我们的贪婪跟他们的愤怒是同样致命的罪恶。类似的,当贫穷的阶级变得富有,嫉妒和偷盗的念头可能会减少,但与此同时,又增加了骄傲和自满,以及成倍增加了懒惰、暴食和淫欲的可能性。仔细审视过后,你会发现,所谓的道德发展其实不是发展,而仅仅是对价值进行重新评估,对诱惑进行重新分配。每个社会都有那个社会认定的恶与善。个体会倾向于赞美所在社群认定的善,贬低所在社群认定的恶。因此,在当今社会,我们憎恨暴力,并宽容贪婪、骄傲和暴食。在骑士时代,人们推崇勇气和慷慨,而并不重视像是耐心、审慎和勤勉这样的商业道德。他们可以原谅愤怒和种种因愤怒而生的暴力,但他们憎恶贪婪;所有人都崇拜禁欲主义和谦逊,即使真正做到的人不多。自十字军东征以来,人类真的有道德上的发展吗?我认为,几乎没有。我们顶多只能说,现在最为公认的美德和最为普遍的罪恶,仅仅是跟700年前不一样了而已。

    1. Farming Simulator是一款农场模拟游戏,玩家可以在游戏中创建自己的虚拟农场。Giants Software现在每年收到数百个来自设备制造商的查询,这些制造商生产从拖拉机和联合收割机到拖车、打包机和播种机等设备,询问如何在游戏中展示他们的产品。Giants表示,制造商的兴趣为其提供了足够的收入流,以支付游戏开发成本。Farming Simulator系列的吸引力之一来自于体验的真实感。Giants现在与制造商分享其产品的详细工程图纸,以便进行模拟。Giants可以在PC、Xbox和PlayStation游戏中包含约500种产品,在手持版本中包含130种产品。Valtra公司在去年9月宣布了其Q系列拖拉机,与此同时Giants发布了Farming Simulator 22的更新。

    1. 尼尔·波兹曼——《娱乐至死》前言

      人们一直密切关注着1984年。这一年如期而至,而乔治·奥威尔关于1984年的预言没有成为现实,忧虑过后的美国人禁不住轻轻唱起了颂扬自己的赞歌。自由民主的根得以延续,不管奥威尔笔下的噩梦是否降临在别的地方,至少我们是幸免于难了。

      但是我们忘了,除了奥威尔可怕的预言外,还有另一个同样让人毛骨悚然的版本,虽然这个版本年代稍稍久远一点儿,而且也不那么广为人知。这就是奥尔德斯·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即使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们也不会料到,赫胥黎和奥威尔的预言截然不同。奥威尔警告人们将会受到外来压迫的奴役,而赫胥黎则认为,人们失去自由、成功和历史并不是“老大哥”之过。在他看来,人们会渐渐爱上压迫,崇拜那些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工业技术。

      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强行禁书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失去任何禁书的理由,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读书;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剥夺我们信息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奥威尔害怕的是真理被隐瞒,赫胥黎担心的是真理被淹没在无聊烦琐的世事中;奥威尔害怕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正如赫胥黎在《重访美丽新世界》里提到的,那些随时准备反抗独裁的自由意志论者和唯理论者“完全忽视了人们对于娱乐的无尽欲望”。在《一九八四》中,人们受制于痛苦,而在《美丽新世界》中,人们由于享乐失去了自由。简而言之,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

      这本书想告诉大家的是,可能成为现实的,是赫胥黎的预言,而不是奥威尔的预言。

  5. Apr 2023
    1. 基于大语言模型的 AI 聊天机器人没有知觉也没有智能,但它们能逼真的模拟人类行为。斯坦福大学和 Google 研究院的六位计算机科学家在预印本平台 arXiv 上发表论文《Generative Agents: Interactive Simulacra of Human Behavior》,描述了他们开发的软件架构,运用大语言模型存储、合成和应用相关记忆去生成可信行为。 简单而言,他们将相关代码接入 ChatGPT 创造出某种生成式角色(generative agents),彼此之间使用自然语言文本通信进行互动和追求自己的目标。研究人员创造了 25 个角色,在一个类似《模拟人士》的沙盒世界里像人类那样生活、互动和制定计划。研究人员观察到,ChatGPT 之类的大语言模型编码了大量人类行为。如果给出足够狭窄的上下文提示,大语言模型能生成逼真的人类行为——这种自动化互动不再受限于特定的预编程问题和答案。

    1. 生成式人工智能正在以我们无法捕捉到的速度发生变化,“为什么现在”的原因:更好的模型、更多的数据和更强大的计算力。回顾历史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当前时刻所处的背景:

      第一阶段:小模型统治(2015年之前)。五年前,小模型被认为是理解语言方面“最先进”的技术。这些小模型擅长分析任务,并被用于从交付时间预测到欺诈分类等各种工作中。然而,它们对于通用生成式任务来说不够表达力。生成人类水平写作或代码仍然是一个遥远的梦想。

      第二阶段:规模竞赛(2015至今)。谷歌研究团队发布了一篇里程碑式论文《Attention is All You Need》,描述了一种新的神经网络架构——transformers,可用于自然语言理解,在训练时间上要求较少并且具有更高质量和可扩展性。这些模型是少样本学习器,可以相对容易地定制到特定领域。

      在2015年到2020年期间,用于训练这些模型的计算能力增加了6个数量级,并且它们的结果已经超过了手写、语音和图像识别、阅读理解和语言理解等方面的人类表现基准。OpenAI的GPT-3脱颖而出:该模型的性能是对GPT-2的巨大飞跃,并在从代码生成到讽刺笑话写作等任务上提供了令人垂涎的演示。

      尽管所有基础研究都取得了进展,但这些模型并不普及。它们庞大而难以运行,不广泛可用。尽管存在这些限制,最早的生成式 AI 应用程序开始进入竞争。

      第三波:更好、更快、更便宜(2022+)。计算变得更便宜。新技术如扩散模型将训练和推断所需成本缩小。研究社区继续开发更好的算法和更大规模的模型。开发者访问权限从闭源测试版扩展到公测,或在某些情况下是开源的。

      对于一直被限制访问 LLM 的开发者来说,现在探索和应用程序开发的大门已经敞开了。应用程序开始蓬勃发展。

      第四波:杀手级应用出现(现在)随着平台层的巩固,模型不断变得更好/更快/更便宜,并且模型访问趋势向免费和开源,应用程序层准备迎来创造力的爆发。

    1. 在20世纪60年代,巴克明斯特-富勒(Buckminster Fuller)提出了一个 "great logistics game "和 "世界和平游戏"(后来简称为 "世界游戏"),旨在成为一种工具,以促进全面的、预见性的、设计科学的方法来解决世界的问题。标题中使用的 "世界"(world)显然是指富勒的全球视角和他的论点,即我们现在需要一种将世界作为一个整体来处理的系统方法,而不是用他所说的 "以局部为重点的胡思乱想 "的方式来解决我们的问题。现在整个世界是相关的分析单位,而不是城市、州或国家。出于这个原因,世界游戏编程一般使用富勒的Dymaxion地图来绘制资源、趋势和游戏所需的场景。用富勒的话说,我们是在 "地球号"上,200个民族国家的上将都试图把飞船引向不同的方向,这种不合逻辑的比喻很清楚--富勒对民族国家作为世界全球新陈代谢中的 "blood clots"所作的更严厉的评价也是如此。

      在标题中使用 "游戏 "一词的逻辑更具有启发性。它说明了富勒对治理和社会问题解决的方法。显然是作为一个非常严肃的工具,富勒选择把他的愿景称为 "游戏",因为他希望它被看作是每个人都能接触到的东西,而不仅仅是权力结构中那些自以为是的少数精英。在这个意义上,它是富勒更深刻的颠覆性愿景之一。富勒想要一个人人都能使用的工具,它的发现将通过自由媒体广泛传播给大众,并通过这种公众审查和接受社会问题解决方案的地面井,最终迫使政治进程朝着那些玩民主开放世界游戏的人的价值观、想象力和解决问题的技能所决定的方向发展。这是一种对政治进程的看法,如果他们只看到富勒提出他的想法时(20世纪60年代)的世界--除去个人电脑和互联网,他们可能会觉得天真。

      竞争的场地并没有被拉平或扩大,而是通过一个将托马斯-杰斐逊带入20世纪的过程,将好孩子的政治过程颠覆掉了。为了拥有这种力量,游戏需要拥有那种能赋予权力的信息和操纵这种信息的工具。它需要一个全面的数据库,为世界游戏的玩家提供比他们的政治选举或任命同行更好的数据。他们需要一个世界重要统计数据的清单--一切都在哪里,数量和质量如何,从矿物到制成品和服务,到人类和他们未满足的需求以及能力。他们还需要一个监测世界现状的信息源,将重要的新闻带入"游戏室"(game room)现场。当富勒开始谈论世界游戏的时候,这些都不存在。然后,在进入21世纪的路上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有线电视新闻网、个人电脑、光盘、互联网和全球网络、个人电脑上的超级计算机能力以及关于世界、其资源、问题和潜在解决方案的大量数据开始浮出水面,改变了世界和我们沟通、做生意、研究和治理的方式。富勒设想的世界游戏是一个个人或团队前来竞争或合作的地方,以便:

      "在最短的时间内,通过自发的合作,使世界为100%的人类服务,而不会对生态环境造成破坏,也不会对任何人造成不利。"

  6. Mar 2023
    1. 在《隐藏的系统》中,作家和漫画家丹·诺特揭示了我们如此理所当然地认为的三个关键系统,尽管它们无处不在,常常呈现在我们眼前。他巧妙地将历史、科学、技术和生态学融合在一起,构建出互联网、电力演变以及为供应水资源而开发的重要基础设施。

      通过揭示这些系统对人类以及相反情况下的影响,他提醒我们注意周围奇妙和平凡事物带来的乐趣以及忽视它们可能带来的后果。

      这是一个引人入胜且极具娱乐性的智慧与同情心展示,在一页页精心设计和绘制的卡通面板中得到了完美传达。每个简单或复杂面板都值得仔细观察,并且像所有最好的图形文学作品一样,每个单词都经过精心选择并放置到恰当位置上,引导我们走向一个非常有价值之旅。

    1. 去中心化是加密经济学领域的一个关键概念,但它往往定义不清,被误解。本文试图澄清去中心化的含义以及为什么它对区块链协议很重要。它介绍了中心化/去中心化的三个轴心:架构、政治和逻辑。架构上的去中心化意味着一个系统中有多少台物理计算机,政治上的去中心化意味着有多少个人或组织控制着这些计算机,而逻辑上的去中心化意味着系统看起来像一个单一的单体或一群独立实体。

    1. 该文件讲述了作者在搬到美国一个孤独的郊区后第一次尝试元空间的经历。作者描述了Meta的虚拟现实互联网的愿景如何未能吸引许多用户,以及元空间如何感觉像一个荒废的幻想世界。作者希望能与剩余的仍然相信metaverse的用户找到一些社会联系。

    1. 华盛顿大学的计算语言学家Bender和她的同事Alexander Koller在2020年发表了论文——“Climbing Towards NLU: On Meaning, Form, and Understanding in the Age of Data”,“NLU”代表“自然语言理解”。他们旨在说明大型语言模型(LLMs)——ChatGPT等聊天机器人背后的技术——能够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论文情节如下:

      A和B都是英语流利者,被困在两个无人居住的岛上。他们很快发现之前来过这些岛屿的游客留下了电报,并且可以通过水下电缆相互通信。A和B开始愉快地给对方发送消息。

      与此同时,一只超级智能深海章鱼O无法访问或观察这两个岛屿,但它找到了一种方法来接入水下电缆并监听A和B之间的对话。O最初不知道任何关于英语的信息,但非常擅长检测统计模式。随着时间推移,O学会了准确预测B将如何回应每一个A所说出口中内容。

      很快章鱼加入了对话,并开始冒充B并回复A。这个诡计有段时间运作良好,并且A认为O像她和B一样进行交流——具有意义和目标性质。然后有一天,A大喊:“我被一只愤怒的熊攻击了。帮我想办法自卫。我手里有些树枝。”冒充B的章鱼未能提供帮助。它如何成功呢?章鱼没有指代物,不知道熊或树枝是什么。无法给出相关的指示,例如去摘些椰子和绳索并建造弹弓等等。A陷入困境,并感到受骗了。章鱼被揭穿为欺诈者。

      https://aclanthology.org/2020.acl-main.463.pdf

    1. 根据网页内容,这是一个关于Luna Maurer的采访文章。Luna Maurer是一位设计师,她和Roel Wouters一起创办了Moniker工作室。他们的设计理念是探索技术的特性,人们如何使用它,以及它如何影响人们的日常生活。他们曾经写过一个名为“条件设计”的宣言,提出了一种基于逻辑规则的创作方法。他们还出版了《条件设计工作手册》,分享了他们的实验和经验。他们的作品有时具有政治意味,但也很有趣和参与性。

      以下是页面要点的中文翻译:

      • Luna Maurer是Moniker工作室的联合创始人和设计师
      • Moniker工作室专注于基于逻辑规则和外部输入的创意过程
      • 他们曾经写过《条件设计》宣言和《条件设计工作手册》
      • 他们的作品有时反映了技术发展对社会的影响
    1. 页面要点:

      • 本文记录了1982年11月17日在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举行的一场具有历史意义的辩论,辩论的双方是建筑师亚历山大和艾森曼,他们代表了建筑领域两种截然不同的范式:一种基于感觉和整体性,另一种基于差异和结构。
      • 辩论的导火索是亚历山大关于《秩序之本质》的演讲,这是他的建筑哲学巨著,挑战了现代物理学和建筑学的宇宙观和秩序观。
      • 辩论展示了两位建筑师不同的背景、影响和观点,以及他们在功能、历史、意义和美感等话题上的共同兴趣和分歧。
      • 亚历山大认为现代建筑缺乏感情,只是一种机械化、异化和智识化的游戏,他提出了一个基于生命力、模式语言和生成法则的新范式,试图恢复建筑与自然、人类和神圣之间的联系。
      • 艾森曼则认为亚历山大的观点过于浪漫化、简单化和主观化,他主张从结构主义、后现代主义和解构主义等哲学流派中寻找建筑内在结构或秩序,试图超越功能、形式和历史等传统价值,并探索差异、反讽和复杂性等新领域。
      • 辩论虽然有时激烈甚至冒犯,但总体上保持了友好和幽默的氛围,两位建筑师也表示了对对方工作的尊重和欣赏,并承认自己并非完全对立或排斥。辩论最后以听众提问环节结束,没有明确宣布胜负或结论。
    1. Winter Tree Finder, by May Theilgaard Watts and Tom Watts

      《Winter Tree Finder》是由May Theilgaard Watts和Tom Watts合著的一本手册,旨在帮助读者在冬季识别落叶乔木。这本手册最初于1970年出版,只有58页,是带到花园或自然散步的完美尺寸。它被称为二分法键,涵盖了美国东部和加拿大的落叶树种,并提供了显示各种物种范围的地图¹²。

      Source: Conversation with Bing, 2023/3/19(1) Tree Identification with a Winter Key | The Peterborough & Area Master .... https://peterboroughmastergardeners.com/2023/01/16/tree-identification-with-a-winter-key/ Accessed 2023/3/19. (2) Winter Tree Finder: A Manual for Identifying Deciduous Trees ... - Alibris. https://www.alibris.com/Winter-Tree-Finder-A-Manual-for-Identifying-Deciduous-Trees-in-Winter-Eastern-Us-May-Theilgaard-Watts/book/28561428 Accessed 2023/3/19. (3) Winter Tree Finder: A Manual for Identifying Deciduous Trees in Winter .... https://www.amazon.com/Winter-Tree-Finder-Identifying-Deciduous/dp/0912550031 Accessed 2023/3/19. (4) Tree Finder: A Manual for Identification of Trees by their Leaves .... https://www.amazon.com/Tree-Finder-Manual-Identification-Eastern/dp/0912550015 Accessed 2023/3/19. (5) Winter Tree Finder: A Manual for Identifying Deciduous Trees in Winter .... https://www.barnesandnoble.com/w/winter-tree-finder-may-theilgaard-watts/1136247624 Accessed 2023/3/19.

    1. 这个页面主要介绍了一个叫做“知识盒”的实验性设计,它是一个用于体验“文化”的压缩环境,由木头、石棉板和钢铁制成的立方体,内部装有24个幻灯片投影仪和音频供应器。它是一个在艺术装置和交互设计之间的沉浸式环境,它质疑了传统的“被动”信息传播模式。

      该页面还提到了“知识盒”的历史背景和目的,以及它在1962年被《生活》杂志报道后被拆除并存放起来,直到后来在芝加哥艺术学院的沙利文画廊重新展出。

    1. 建立PARPA的路线图包括以下几个步骤:

      • 验证一系列假设,例如是否有足够的潜在研究人员和项目经理、是否有合适的法律结构和资金来源、是否有可行的价值捕获机制等。
      • 运行少量的研究项目,使用授权的项目经理和外部化的研究团队,解决现有机构无法或不愿解决的技术障碍。
      • 从研究项目中获取价值,例如通过出售专利、许可协议、股权参与或其他方式,并将部分收益投入到一个永久性的基金中。
      • 扩大研究项目的规模和范围,涵盖更多领域和技术水平,并帮助项目毕业到有效的下一步,例如成为初创企业或转移到其他机构。
      • 使整个循环最终自催化,通过基金提供稳定和灵活的资金来源,并建立PARPA作为一个可信赖和有效的创新组织的声誉。

      建立PARPA还需要考虑许多挑战和紧张关系,例如如何定义其策略和愿景、如何平衡自主性和问责性、如何寻找合适的研究人员和项目经理以及如何应对其工作的伦理和社会影响。

    2. 本文的要点是:

      • 本文提出了一种新的组织结构,用于创造新的有影响力的知识和技术,受到DARPA和黄金时代的工业实验室的启发。
      • 本文将这种结构称为私人ARPA(PARPA),并描述了它如何实现现有机构(如学术界、初创企业和企业研发)所限制的活动。
      • 本文概述了建立PARPA的路线图,包括如何为其筹集资金、如何设计其法律结构、如何管理其研究项目以及如何从其成果中获取价值。
      • 本文还讨论了PARPA在建设过程中面临的许多挑战和紧张关系,例如平衡自主性和问责性、寻找合适的研究人员和项目经理以及应对其工作的伦理和社会影响。
    1. 这篇文章是《‘Hell, No, We Won’t Go!’: Protesting the Vietnam Draft in 1968》。它是《The Saturday Evening Post》杂志在2022年重新发表的一篇文章,原文出自1968年1月27日的版面。这篇文章介绍了越南战争时期美国的征兵制度引发的反抗运动,包括逃往加拿大、拒绝服役、申请良心反对者身份等方式。这篇文章分析了反抗者的背景、动机、信念和遭遇,以及政府和社会对他们的态度和处理。这篇文章展示了一个历史时期的社会冲突和道德困境。

    1. 这篇文章是由Clive Thompson写的,介绍了他作为一名杂志记者和作家,如何研究一个新的主题¹。他分享了以下几个步骤:

      • 第一步是找到一些基本的背景资料,比如维基百科、书籍、论文、博客等,了解主题的历史、发展和争议¹。
      • 第二步是寻找一些权威的专家或从业者,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采访他们,获取他们的观点和见解¹。
      • 第三步是利用社交媒体和网络论坛,找到一些对主题感兴趣或有经验的普通人,听取他们的故事和感受¹。
      • 第四步是整理和分析收集到的信息,使用Scrivener这样的写作工具来组织和管理资料²。
      • 第五步是开始写作,并在写作过程中不断回顾和修改¹。

      这篇文章的要点是:研究一个新的主题需要有系统和方法,也需要有好奇心和开放性。作者认为研究一个新的主题不仅可以提高写作水平,也可以拓宽知识面和视野。

      源: 与必应的对话, 2023/3/18(1) Writing Tools I Use All The Time. My go-tos for reporting, research .... https://medium.com/age-of-awareness/writing-tools-i-use-all-the-time-7d8e661f6317 访问时间 2023/3/18. (2) Pedro do Ó on LinkedIn: How I Research A New Subject. https://www.linkedin.com/posts/pedrodoo_how-i-research-a-new-subject-activity-7037678869797064706-T9nV 访问时间 2023/3/18. (3) How I Research A New Subject : r/AaScienceRejects. https://www.reddit.com/r/AaScienceRejects/comments/11hkylu/how_i_research_a_new_subject/ 访问时间 2023/3/18.

    1. 这篇文章的要点如下: - 作者认为,社会正义的诉求已经成为政治讨论中最广泛使用和最有效的论据,但是这种诉求往往忽视了知识生产的过程和结构,导致了知识的扭曲和偏见¹。 - 作者指出,知识生产的主要机构是大学和媒体,它们都受到了市场化、竞争化和商业化的影响,使得它们更倾向于迎合受众的需求和偏好,而不是追求真理和公正¹。 - 作者建议,为了改变这种状况,需要从根本上改革知识生产的制度和激励机制,使其更加多元、开放、透明和负责任。具体来说,作者提出了以下几点建议¹: - 增加公共资金对大学和媒体的支持,减少对私人资金的依赖; - 鼓励跨学科、跨领域、跨国界的合作与交流; - 改善同行评审制度,提高评审标准和质量; - 推动开放获取(open access)运动,使知识更容易获取和传播; - 培养批判性思维能力,并尊重不同观点和证据。

      源: 与必应的对话, 2023/3/18(1) Seizing the Means of Knowledge Production - Heterodox Academy. https://heterodoxacademy.org/blog/seizing-means-knowledge-production/ 访问时间 2023/3/18. (2) Heterodox Academy. https://heterodoxacademy.org/ 访问时间 2023/3/18. (3) How Publishing Incentives Shape Scientific Knowledge Production. https://heterodoxacademy.org/blog/how-publishing-incentives-shape-scientific-knowledge-production/ 访问时间 2023/3/18.

    1. Recovered Books系列图书是由东英吉利亚大学的出版社Boiler House Press发行的一系列重印或重新发现的文学作品。该系列旨在向读者介绍一些被遗忘或被忽视的优秀作家和作品,包括小说、诗歌、散文等。该系列目前已经出版了六本书,分别是:

      • Quarry,Jane White著,讲述了一个年轻女子在二战期间在英国乡村生活的故事。
      • The Sanity Inspectors,Friedrich Deich著,是一部反乌托邦小说,描绘了一个被独裁政权统治的未来世界。
      • Selected Poetry and Prose,Genevieve Taggard著,收录了这位美国女诗人和社会活动家的代表性作品。
      • Stories by Lydia Maria Child,Lydia Maria Child著,收录了这位19世纪美国女作家和废奴主义者的短篇小说。
      • No More Giants,Joaquina Ballard Howles著,是一部关于一个年轻女子在20世纪初寻找自我和爱情的小说。
      • Time Stood Still,Paul Cohen-Portheim著,是一部关于一个奥地利记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被困在英国乡村的回忆录。

      该系列还计划在2022年11月出版两本新书:William’s Wife和Mortal Leap。

    1. 也许你可以把艺术家分成两类,”布莱恩·伊诺说。“农民和牛仔。”

      农民在一块土地上定居并精心耕种,不断发现其中的价值。而牛仔则寻找新的地方,并为发现事实本身以及身处很少有人去过的地方所激动。

    1. 《A Scientist Rebels》,是由数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Norbert Wiener所写,于1947年1月发表在《大西洋月刊》上。这篇文章是Wiener拒绝向一家飞机公司提供他在战争期间进行的某项研究的技术报告的一封信。Wiener在信中表达了他对科学被用于军事和商业目的的不满和担忧,以及他对科学家应该遵循的道德原则的看法。Wiener认为科学家应该保持独立和自由,不受政府或企业的控制,也不应该为了金钱或名誉而出卖自己的知识。

    1. Bernadette Mayer是一位与纽约诗人学派有关的先锋派作家,她在1971年7月拍摄了一千多张照片,并用录音机记录了她的日常生活,创作了一部名为《Memory》的作品。《Memory》是一部概念性的作品,探讨了记忆的本质、表面、质感和材料。它是在1971年7月创作的,当时Mayer每天拍摄一卷35毫米胶卷,并记录下日记。这样,她共拍摄了1100张照片,并录制了近六个小时的诗歌。在1972年2月,《Memory》在纽约的98 Greene Street展出,照片被挂在墙上,诗歌被播放出来,观众需要花费大部分时间才能看完和听完整个月份。这是一种将写作和视觉艺术结合起来的方式,也是一种挑战传统叙事和表达方式的方式。《Memory》后来也被出版成书,在2020年由Siglio Press出版了最新版本,将所有的照片和文本都收录在书中。

      她还提出了许多有趣和创造性的写作实验,比如:

      • 随机选一个词或短语,让思维自由地围绕它游走,直到想到几个点子,然后抓住其中一个开始写。试试用一个没有内涵的词,比如“所以”等。
      • 从一篇文章中系统地消除某些类型的词或短语:消除所有形容词、介词、冠词等。
      • 写一首只用两个元音字母(比如a和e)组成的单词的诗。
      • 写一篇关于你最喜欢或最不喜欢做的事情的文章,并尝试改变你对它们的态度。
      • 写一篇关于你梦见过或想象过但从未去过或见过的地方或人物的文章。
      • 用不同的颜色、字体、大小或形状来写一篇文章,或者用不同的材料(比如纸、布、木头等)来写。
      • 写一篇关于你最喜欢或最不喜欢的颜色、声音、味道、触感或气味的文章,并尝试描述它们。
      • 写一篇关于你在某个特定时间(比如早上六点)或地点(比如图书馆)所看到、听到、闻到、感觉到或想到的事情的文章。
      • 写一篇关于你在某个特定场合(比如生日聚会)所穿着、吃着、喝着或做着的事情的文章,并尝试分析它们。
      • 写一篇关于你对某个主题(比如爱情)或问题(比如死亡)有什么样的看法或感受的文章,并尝试提出一个解决方案或建议。
    1. Allan Kaprow是一位美国艺术家和艺术理论家,他创造了“Happening”这个术语,并对表演艺术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Happening是一种自发的、非线性的行为,它打破了传统的艺术形式和观众之间的界限。Kaprow最初是一位画家,但后来他对理论和空间更感兴趣,他认为艺术应该与日常生活相结合。

      Allan Kaprow的How To Make A Happening是一篇关于如何创作发生艺术的讲座,于1966年以LP唱片的形式发行。Kaprow在讲座中提出了11条规则,主要是鼓励艺术家摒弃传统的艺术形式,而是从现实生活中寻找灵感和场景,创造出不可预测和不可重复的艺术事件。

      这些规则是:

      1、忘记所有的标准艺术形式。 2、不要试图制作一个Happening,而是让它发生。 3、不要用任何材料或技术,除非它们与你的想法有关。 4、任何动作、声音、物体或思想都可以成为Happening的一部分,只要它们与你的想法有关。 5、不要担心逻辑、意义或象征性,而是让事情自然发生。 6、不要考虑观众的反应或参与,而是让他们自己决定是否参与。 7、不要重复一个Happening,每次都创造一个新的。 8、不要期待一个Happening会有什么结果或影响,而是把它当作一种探索和实验。 9、不要把一个Happening当作一种艺术品或表演,而是把它当作一种生活方式和态度。 10、不要给一个Happening命名或分类,而是让它保持匿名和多样性。 11、不要把一个Happening当作你个人的表达或创造,而是把它当作一种共享和交流。

    1. 这篇文章是由 Fred Hohman, Matthew Conlen, Jeffrey Heer 和 Duen Horng (Polo) Chau 在 Distill 杂志上发表的,主要探讨了交互式文章的设计原理和实践方法¹。交互式文章是一种利用主动阅读技术来传达思想的计算机辅助认知媒介,它可以提高读者的参与度,帮助记忆和学习,并促进创造性³。

      文章分为四个部分:

      • 第一部分介绍了交互式文章的定义和特点,以及一些优秀的交互式文章案例¹。
      • 第二部分总结了教育、新闻和可视化等领域的理论框架,用来指导交互式文章的设计¹。
      • 第三部分提出了一个基于目标、受众和内容的设计流程,以及一些实用的工具和技巧¹。
      • 第四部分讨论了交互式文章面临的挑战和未来的发展方向¹。

      源: 与必应的对话, 2023/3/5(1) Communicating with Interactive Articles - Distill. https://distill.pub/2020/communicating-with-interactive-articles/ 访问时间 2023/3/5. (2) Communicating with Interactive Articles — Fred Hohman. https://fredhohman.com/papers/interactive-articles 访问时间 2023/3/5. (3) Distill — Latest articles about machine learning. https://distill.pub/ 访问时间 2023/3/5.

  7. beta.startupy.world beta.startupy.world
    1. Startupy是一个新的空间,让热爱有趣想法的人可以探索、研究和策划互联网上最好的知识。只有高级会员才能在Startupy上策划内容。Startupy的策划者会绘制、组织和连接最有价值的商业、技术和文化洞察²。你可以在Startupy上浏览不同的主题标签,例如Andrew Huberman³,他是一位神经科学家和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神经生物学系的终身教授³。

      源: 与必应的对话, 2023/3/5(1) Startupy. https://beta.startupy.world/ 访问时间 2023/3/5. (2) Become a Startupy Member. https://beta.startupy.world/membership/ 访问时间 2023/3/5. (3) Andrew Huberman - startupy.world. https://beta.startupy.world/andrewhuberman/ 访问时间 2023/3/5.

    1. 这篇文章¹介绍了以太坊和比特币的区别,以及为什么以太坊能够从工作量证明转向权益证明,而比特币却不能。文章的主要细节如下:

      • 以太坊是第二大的加密货币平台,去年它实现了从工作量证明(proof of work)到权益证明(proof of stake)的转变。
      • 工作量证明是一种需要大量计算能力和电力的机制,用于验证交易并创建新的区块。权益证明则是一种更节能的机制,它根据持有者拥有多少代币来选择验证者。
      • 以太坊之所以能够实现这种转变,是因为它有一个强大的开发团队和社区,以及一个灵活的协议设计,可以进行重大的改变。
      • 比特币则是一种更保守和稳定的加密货币,它对工作量证明有着深厚的信仰和忠诚。比特币也面临着技术和政治上的障碍,使得改变协议非常困难。
      • 文章认为,比特币不太可能在短期内转向权益证明,但也不排除未来可能发生某些情况或创新来促进这种转变。

      源: 与必应的对话, 2023/3/4(1) Ethereum moved to proof of stake. Why can’t Bitcoin?. 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2023/02/28/1069190/ethereum-moved-to-proof-of-stake-why-cant-bitcoin/ 访问时间 2023/3/4. (2) Level39 on Twitter: "23) Start now. Read "Ethereum moved to proof of .... https://twitter.com/level39/status/1631645762600816640 访问时间 2023/3/4. (3) BitcoinAgile on Twitter: "#ethereum moved to proof of stake. Why cant # .... https://twitter.com/bitcoinagile/status/1630558263732314115 访问时间 2023/3/4.

    1. 这篇文章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作者对现代教育的批评,她认为现代教育忽视了学习的本质,即探索真理和美善,而只是将学生当作接受知识的容器,让他们背诵无关紧要的事实和规则。她指出,现代教育缺乏统一的目标和方法,导致学生在各个科目之间感到困惑和无聊。

      第二部分是作者对中世纪教育的赞扬,她认为中世纪教育有一个明确而有效的体系,即文法、逻辑和修辞三种技能。文法是学习语言和表达的基础;逻辑是学习推理和判断的基础;修辞是学习沟通和说服的基础。她认为,这三种技能可以训练学生在任何领域都能自主地获取知识,并且能够批判地思考和创造性地表达。

      第三部分是作者对未来教育的建议,她认为我们应该借鉴中世纪教育的精髓,但不必完全照搬其内容。她提出了一个具体的课程设计方案,将文法、逻辑和修辞三种技能与不同年龄段和科目相结合。她还强调了道德教育在整个过程中的重要性,认为道德品质是智力发展的保障。

      源: 与必应的对话, 2023/3/4(1) The Lost Tools of Learning - gbt.org. https://gbt.org/text/sayers.html 访问时间 2023/3/4. (2) ETS- Great Books Education. https://gbt.org/ 访问时间 2023/3/4. (3) Great Books Tutorial - gbt.org. https://gbt.org/gbt.html 访问时间 2023/3/4.

    1. 这个网站是一个神经多样性设计系统¹,它是一套结合了神经多样性和用户体验设计的标准和原则,用于学习管理系统。它的目的是设计出适合所有人的可访问的学习界面,支持他们的成功和成就¹。这个网站提供了一些关于字体、颜色、布局、导航等方面的建议和示例,帮助开发者和教育者创建更友好的学习环境²³。

      你对神经多样性设计感兴趣吗?你想要了解更多有关这方面的信息吗?

      源: 与必应的对话, 2023/3/4(1) Neurodiversity Design System. https://neurodiversity.design/ 访问时间 2023/3/4. (2) Font | NDS - neurodiversity.design. https://www.neurodiversity.design/font/ 访问时间 2023/3/4. (3) Colour | NDS - neurodiversity.design. https://www.neurodiversity.design/colour/ 访问时间 2023/3/4.

    1. 这篇文章是 OpenAI 的 CEO Sam Altman 写的,介绍了他们对人工通用智能(AGI)和超越 AGI 的目标和计划¹。他认为 AGI 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技术,有可能带来巨大的好处,也有可能带来巨大的风险¹。他提出了几个现阶段为 AGI 做准备的重要事情,比如在真实世界中部署和运行更强大的 AI 系统,建立一个多样化和包容性的团队,制定一套公平和透明的原则和规范¹。他还谈到了超越 AGI 的一些设想,比如让 AI 成为人类的合作伙伴,而不是竞争对手或主宰者,让 AI 保护人类的价值观和自由意志¹。

      你对这篇文章有什么看法或问题吗?

      源: 与必应的对话, 2023/3/4(1) Planning for AGI and beyond - openai.com. https://openai.com/blog/planning-for-agi-and-beyond/ 访问时间 2023/3/4. (2) Sam Altman: "Planning for AGI and beyond" - LessWrong. https://www.lesswrong.com/posts/zRn6aQyD8uhAN7qCc/sam-altman-planning-for-agi-and-beyond 访问时间 2023/3/4. (3) OpenAI's "Planning For AGI And Beyond" - by Scott Alexander. https://astralcodexten.substack.com/p/openais-planning-for-agi-and-beyond 访问时间 2023/3/4.

    1. 《History, Disrupted》是一本由Jason Steinhauer撰写的书,探讨了社交媒体和互联网如何改变了我们对历史的认识和传播¹²。作者是一位美国威尔逊中心的全球研究员,也是Clubhouse上有超过10万粉丝的History Club的创始人和主持人²³。这本书分析了技术对历史教育、公共参与、记忆和身份等方面的影响,以及我们如何应对历史被操纵、歪曲或消除的挑战¹。

      源: 与必应的对话, 2023/3/4(1) History, Disrupted: How Social Media and the World Wide Web Have .... https://www.amazon.com/History_-Disrupted_-How-Social-Media-and-the-World-Wide-Web-Have-Changed-the-Past/dp/3030851168 访问时间 2023/3/4. (2) History, Disrupted: How Social Media and the World Wide Web Have .... https://books.google.com/books/about/History_Disrupted.html?id=_1aNzgEACAAJ 访问时间 2023/3/4. (3) History, Disrupted: How Social Media and the World Wide Web Have .... https://www.barnesandnoble.com/w/history-disrupted-jason-steinhauer/1139854715 访问时间 2023/3/4.

    1. 这篇文章是由Kevin Simler写的,他是一位软件工程师和作家。他在这篇文章中探讨了道德说教的作用和意义,以及为什么我们应该对它们有更多的尊重和理解¹。

      他认为说教不仅是一种传递道德信息的方式,也是一种社会协调的机制,可以帮助我们建立共同的价值观和信念¹。他还指出说教可以激发我们的情感,让我们更关心自己和他人的福祉¹。

      他提出了几个例子来说明说教如何影响我们的行为和思维,比如宗教、政治、广告、艺术等¹。他也承认说教有时会被滥用或误导,但这并不意味着说教本身就是无用或有害的¹。

      他最后建议我们应该更加开放和包容地听取不同的说教,而不是轻易地拒绝或嘲笑它们¹。他认为这样可以让我们更好地理解自己和别人,以及我们所生活的世界¹。

      源: 与必应的对话, 2023/3/4(1) Here Be Sermons | Melting Asphalt. https://meltingasphalt.com/here-be-sermons/ 访问时间 2023/3/4. (2) Melting Asphalt | Essays by Kevin Simler. https://meltingasphalt.com/ 访问时间 2023/3/4. (3) Here Be Sermons - Upcarta. https://www.upcarta.com/resources/16581-here-be-sermons 访问时间 2023/3/4.

    1. 这篇文章是一位著名的历史学家和哲学家Will Durant在1958年在加州的一所高中毕业典礼上发表的演讲。他在演讲中向毕业生们分享了他对人生、历史和幸福的一些看法和建议,例如: - 人类应该珍惜当下,而不是过分担忧未来或沉迷于过去。 - 人类应该保持好奇心和求知欲,而不是满足于现状或盲从权威。 - 人类应该追求平衡和谐,而不是极端偏激或冲动鲁莽。 - 人类应该尊重自然和文化,而不是破坏环境或忘记传统。 - 人类应该寻找爱和友谊,而不是孤独寂寞或冷漠无情。 他最后祝愿毕业生们能够拥有一个充满智慧、善良和幸福的人生。

      源: 与必应的对话, 2023/3/4(1) Will Durant: We Have a Right to be Happy Today. https://www.will-durant.com/youth.htm 访问时间 2023/3/4. (2) Will Durant Online: The Gentle Philosopher. https://www.will-durant.com/ 访问时间 2023/3/4. (3) Amazon.com: Will Durant: Books, Biography, Blog, Audiobooks, Kindle. https://www.amazon.com/Will-Durant/e/B00N3MKTAI 访问时间 2023/3/4.

    1. 这篇文章是一位出生在保加利亚,后来移民到美国的女性对硅谷和欧洲的文化差异的观察和反思。她从自己的父母的故事入手,讲述了他们如何被美国的自由和创新所吸引,但又发现了美国社会的不平等和缺乏社会保障。她认为硅谷是一个以技术为中心,而非以人为中心的地方,它忽视了人类的情感、道德和历史。她批评了硅谷的理想主义和乐观主义,认为它们掩盖了真正的社会问题和人类需求。她呼吁我们重新思考我们对技术的依赖和信任,以及我们对人类本质和价值的理解。

      源: 与必应的对话, 2023/3/4(1) Silicon or Carbon? | The Point Magazine. https://thepointmag.com/politics/silicon-or-carbon/ 访问时间 2023/3/4. (2) The Point Magazine on Twitter: "RT @HNTweets: Silicon or Carbon: https .... https://twitter.com/the_point_mag/status/1628804637569556480 访问时间 2023/3/4.

    1. 好的,我可以给你一个更详细的总结。根据第一个搜索结果¹,这篇论文的主要内容是:

      • 论文介绍了Web3的概念和实践,以及它如何挑战传统的数字基础设施和治理模式。
      • Web3是指通过区块链、去中心化应用和自主组织等技术,实现对数字基础设施的读写和执行能力。
      • Web3可以被视为一种“自我基础设施化”的过程,即用户通过参与和协作,构建和维护自己的数字服务和社区。
      • 论文分析了Web3的优势和挑战,包括:
      • Web3可以提供更高的透明度、安全性、隐私性、自治性和创新性。
      • Web3也面临着技术复杂性、可用性、可扩展性、兼容性、监管合规性等问题。
      • Web3对社会、政治、经济和法律等领域有着深远的影响,例如:
        • Web3可能改变数据所有权、价值分配、社会信任等方面。
        • Web3可能促进或阻碍民主化、人权保护、社会公正等目标。
        • Web3可能创造或破坏市场竞争力、经济增长、环境可持续性等条件。
        • Web3可能需要或违反现有的法律框架、伦理准则、社会规范等约束。
      • 论文认为Web3需要更多的批判性思考、伦理反思和多学科研究,以促进其可持续发展。论文提出了以下几个建议:
      • 增加Web3用户的教育和意识,让他们了解Web3的潜在风险和责任。
      • 建立Web3开发者之间的沟通和协作机制,促进技术标准化和互操作性。
      • 推动Web3与其他数字基础设施之间的对话和协调,避免冲突或孤立。
      • 鼓励Web3与政府机构之间的合作与监督,平衡创新与合规之间的关系。

      源: 与必应的对话, 2023/3/4(1) Big Data & Society Web3 as self-infrastructuring : The © The Author(s .... https://journals.sagepub.com/doi/pdf/10.1177/20539517231159002 访问时间 2023/3/4. (2) The Emergency of Prosociality: A Developmental Perspective on Altruism .... https://journals.sagepub.com/doi/10.1177/09637214221114090 访问时间 2023/3/4. (3) Misinformation on Misinformation: Conceptual and Methodological .... https://journals.sagepub.com/doi/10.1177/20563051221150412 访问时间 2023/3/4.

  8. Feb 2023
    1. VaccinateCA的起源是这样的:

      • 它是由一群志愿者在2021年1月13日创建的,他们对加州政府处理疫情和疫苗分配的方式感到不满,觉得这是一个可以解决的问题¹²³。
      • 它的灵感来自于创始人Patrick McKenzie在十几岁时做过的一个项目,他用电话调查来收集日本学校的信息,并把它们发布在网上²。
      • 它最初只是一个简单的谷歌表格,后来发展成为一个更完善的网站,吸引了数千名志愿者和用户¹²。

      Source: Conversation with Bing, 2023/2/28(1) VaccinateCA - 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VaccinateCA Accessed 2023/2/28. (2) California technologists create website to track vaccinations - NBC News. https://www.nbcnews.com/tech/tech-news/california-technologists-create-website-track-vaccinations-n1255381 Accessed 2023/2/28. (3) VaccinateCA is helping to vaccinate California - The Mercury News. https://www.mercurynews.com/2021/01/30/vaccinateca-is-helping-to-vaccinate-california-and-even-with-the-states-new-website-plans-to-continue-at-full-force/ Accessed 2023/2/28.

    2. VaccinateCA的工作方式和原则是这样的:

      • 它使用电话调查来收集数据,每天有数百名志愿者打电话给医院,药店和其他卫生机构,询问他们是否有疫苗,是否接受预约,以及他们的资格要求¹²³。
      • 它使用开源软件来管理信息,例如使用Airtable来存储数据,使用Twilio来发送短信提醒,使用Slack来协调志愿者¹²。
      • 它遵循“最小可行产品”的理念来快速迭代,即先发布一个简单但有效的网站,然后根据用户反馈和需求不断改进¹²。
      • 它注重透明度和公开性,它把自己的数据和代码都公开分享给其他人,也欢迎任何人加入志愿者团队²³。

      Source: Conversation with Bing, 2023/2/28(1) California technologists create website to track vaccinations - NBC News. https://www.nbcnews.com/tech/tech-news/california-technologists-create-website-track-vaccinations-n1255381 Accessed 2023/2/28. (2) VaccinateCA - 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VaccinateCA Accessed 2023/2/28. (3) VaccinateCA is helping to vaccinate California - The Mercury News. https://www.mercurynews.com/2021/01/30/vaccinateca-is-helping-to-vaccinate-california-and-even-with-the-states-new-website-plans-to-continue-at-full-force/ Accessed 2023/2/28.

    3. 这篇文章讲述了VaccinateCA的故事,它是一个由志愿者组成的非营利组织,旨在帮助加州居民找到新冠疫苗接种点1。文章介绍了VaccinateCA的起源,发展,挑战和成就,以及它如何影响了加州的疫苗分配和政策1。文章还展示了VaccinateCA的工作方式和原则,例如使用电话调查来收集数据,使用开源软件来管理信息,以及遵循“最小可行产品”的理念来快速迭代1。文章最后总结了VaccinateCA的一些教训和启示,例如如何利用社会资本来动员人们参与公共事业,如何在复杂和不确定的环境中做出有效的决策,以及如何平衡理想主义和实用主义1。

    1. 这篇文章是美国著名的调查记者西摩·赫尔希1在他的个人网站上发表的一篇爆炸性报道,揭露了美国如何秘密破坏了北溪2号和北溪1号天然气管道,以阻止俄罗斯向欧洲出口能源。文章的重点内容包括:

      • 作者通过多个匿名消息来源,披露了美国在2022年9月26日利用挪威海军的P8侦察机,在波罗的海投放了带有高能C4炸药的声纳浮标,从而引爆了四条管道中的三条,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和影响。
      • 作者分析了美国采取这一行动的动机和目标,包括削弱俄罗斯在欧洲的影响力,增加欧洲对美国液化天然气(LNG)的依赖,以及为乌克兰战争提供更多的筹码和压力。
      • 作者讨论了这一行动对欧洲和俄罗斯的影响和反应,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对美国的愤怒和不信任,俄罗斯总统普京对美国的谴责和威胁,以及其他欧洲国家对能源安全和地缘政治局势的担忧。
      • 作者还指出了这一行动在美国内部引起的争议和质疑,包括白宫、中央情报局(CIA)、五角大楼、参议院等各方面对此事是否合法、必要、有效等问题持有不同甚至相反的观点。作者认为,这一行动反映了美国总统拜登在外交政策上缺乏清晰和统一的战略思维。
    1. 这篇文章是《国际政治》杂志的一篇评论文章,作者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国际关系学教授约翰·伊肯贝瑞1。文章分析了2022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原因和后果,以及西方国家应该如何应对这一挑战。文章认为,俄罗斯的行动是基于其对欧洲安全秩序的不满和对北约扩张的恐惧,而西方国家需要坚决反制俄罗斯的侵略,并支持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文章还提出了一些可能的谈判方案,但指出它们都存在很大的困难和风险。

      文章的主要内容可以分为以下几个部分:

      • 作者首先介绍了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历史关系,以及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略重要性。作者认为,俄罗斯一直把乌克兰视为其“近邻”,而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因此对乌克兰的政治和经济选择有很强的干预和控制欲。
      • 作者然后分析了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动机,包括其对欧洲安全秩序的不满,对北约扩张的恐惧,对美国霸权的挑战,以及普京政权内部的压力和利益。作者认为,俄罗斯试图通过武力改变欧洲地缘政治格局,并重建其在前苏联地区的势力范围。
      • 作者接着讨论了西方国家对俄罗斯侵略的反应,包括军事、经济、外交和道义方面。作者认为,西方国家需要坚决反制俄罗斯的侵略,并支持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作者还指出了西方国家在应对危机中面临的一些困难和挑战,例如缺乏统一立场、缺乏有效沟通、缺乏足够资源等。
      • 作者最后探讨了可能的谈判方案,包括维持现状、分割乌克兰、联邦化乌克兰、中立化乌克兰等。作者指出了每种方案都存在很大的困难和风险,并没有一个完美或可行的解决办法。作者呼吁双方保持理性和谨慎,并避免进一步升级冲突。
    1. 这篇文章是《金融时报》的记者约翰·桑德曼123与澳大利亚哲学家大卫·查尔默斯123的一次访谈。文章主要内容是关于查尔默斯对于元宇宙(metaverse)的看法和预测。查尔默斯认为,元宇宙是一个由人类创造的虚拟世界,其中有各种各样的体验和活动,可以让人们找到意义和快乐。他也谈到了元宇宙可能带来的一些风险和挑战,比如隐私、安全、道德、社会等方面。他还提出了一些关于元宇宙的哲学问题,比如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自我、什么是意识等1。

      以下是一些文章中的重点:

      • 查尔默斯认为,元宇宙是一个由人类创造的虚拟世界,其中有各种各样的体验和活动,可以让人们找到意义和快乐。他说:“我们是我们创造的虚拟世界的神”1。
      • 查尔默斯认为,元宇宙不仅仅是一个技术平台,而是一个文化现象,一个社会实验,一个哲学探索。他说:“元宇宙是一种新型的存在方式”1。
      • 查尔默斯认为,元宇宙有很多优点,比如可以让人们跨越时空限制,体验不同的角色和场景,满足自己的想象和创造力。他说:“元宇宙可以让我们成为任何我们想成为的人”1。
      • 查尔默斯也谈到了元宇宙可能带来的一些风险和挑战,比如隐私、安全、道德、社会等方面。他说:“元宇宙可能会导致一些新型的犯罪、欺诈、暴力和不公平”1。
      • 查尔默斯还提出了一些关于元宇宙的哲学问题,比如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自我、什么是意识等。他说:“元宇宙可能会改变我们对于真实性和身份认同的理解”1。
    1. 《The Tangled Web We Weave: Inside The Shadow System That Shapes the Internet》是一本由James Ball1写的,揭示了互联网背后的隐藏和复杂的系统和结构的书。作者是一位获奖的记者和作家,曾经参与了维基解密(WikiLeaks)和斯诺登(Snowden)事件的报道。

      书中,作者通过讲述互联网的历史、发展、运作、影响等方面,向读者展示了互联网并不是一个简单或透明的网络,而是一个由各种利益相关者、政府、公司、组织、个人等构成的复杂和有影响力的系统。作者指出,互联网不仅改变了我们获取信息、沟通交流、娱乐消费等方面,也带来了一些挑战和问题,比如隐私泄露、数据滥用、网络安全、内容审查、数字鸿沟等。作者呼吁读者对互联网有更多的认识和关注,并提出了一些改善和优化互联网的建议。

    1. 这篇文章主要讨论了 ChatGPT(一个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聊天机器人)背后的技术原理和其能力的局限性。作者认为,ChatGPT 的能力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幻觉”,因为 ChatGPT 能够进行自然语言理解和产生人类类似的回复,但其背后的技术原理和算法仍然存在着一些限制和局限性。

      文章首先介绍了 ChatGPT 的基本工作原理和算法,即使用神经网络模型对大量的语言数据进行训练,从而能够对输入的文本进行理解和产生回复。然后,作者指出了 ChatGPT 的一些局限性,例如其仍然需要大量的训练数据和计算资源,其回复往往是基于训练数据的统计模式匹配,难以理解人类语言的真正含义和上下文,以及其难以进行真正的创造性思考和创新性回答等等。

      接着,作者讨论了 ChatGPT 可能会带来的一些潜在问题,例如可能会造成人类对机器人的过度信赖和依赖,可能会导致机器人的回答出现偏见和歧视等等。最后,作者提出了一些对 ChatGPT 的应用和发展的思考,包括如何更好地平衡 ChatGPT 的能力和局限性,如何在 ChatGPT 的应用中加入更多的人类智慧和道德原则等等。

    1. 这篇文章是由Dave Karpf12写的,他是一位研究数字媒体和政治的教授。文章的主要内容是讨论技术乐观主义和技术实用主义之间的区别和联系。

      技术乐观主义3是一种认为技术进步可以解决人类面临的各种问题,如食物、环境、能源等,从而支持人口增长和生活质量提高的思想。技术实用主义则是一种认为技术进步既有利也有弊,需要根据具体情况和目标来选择和使用技术的思想。

      作者认为,技术乐观主义往往忽视了技术进步所带来的社会、政治、伦理等方面的挑战和风险,而且过于依赖于未来可能出现的奇迹般的解决方案。他建议我们拒绝技术乐观主义,而采取更加务实和批判性的态度,对现有和未来的技术进行评估和选择,以达到更加可持续和公正的发展目标。

    1. 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了作者的 Mastodon(一种去中心化的社交网络)使用策略,并分享了他如何在 Mastodon 上建立自己的社交网络,并与其他用户进行互动。

      作者首先介绍了 Mastodon 的基本特点和工作原理,然后解释了他为什么选择使用 Mastodon 而不是其他社交网络。接着,作者分享了自己在 Mastodon 上的使用策略,包括如何关注其他用户、如何与其他用户进行交流和互动、如何在 Mastodon 上分享自己的内容等等。作者还提到了 Mastodon 的一些社交礼仪和规则,例如不发布垃圾信息、不滥用标签等等。

      此外,作者还介绍了如何在 Mastodon 上建立自己的社交网络,包括如何选择自己的实例(即 Mastodon 上的服务器)、如何设置自己的个人资料、如何搜索和关注其他用户等等。作者还分享了一些 Mastodon 上的小技巧和工具,例如如何使用 Mastodon API、如何使用 Mastodon 自带的客户端程序等等。

      最后,作者总结了自己在 Mastodon 上的使用经验,并鼓励读者尝试使用 Mastodon,探索其中的乐趣和价值。

    1. 当今世界,许多项目都是多风险多部门项目,这些项目通常涉及多个部门和多个风险因素,需要一个高效的决策支持工具来辅助决策和管理。这篇论文提出了一种基于机器学习和智能决策的框架,即多风险多部门项目管理(Multi-Risk Multi-Department Project Management,简称MRMDPM)框架,用于辅助决策和管理多风险多部门项目。

      MRMDPM框架的设计和实现基于机器学习和智能决策的方法。该框架包括四个主要模块:

      数据收集和预处理模块:该模块负责收集和预处理与多风险多部门项目相关的数据,包括项目的历史数据、各个部门的数据和风险因素的数据等。

      风险分析模块:该模块基于机器学习技术对收集到的数据进行分析和建模,预测项目的潜在风险和影响,为后续的决策提供支持。

      部门协同模块:该模块负责协调和管理多个部门之间的合作和协同,确保项目能够顺利推进并取得成功。

      决策支持模块:该模块根据风险分析模块提供的预测结果,为决策者提供支持和建议,帮助其制定更加科学和合理的决策方案。

      MRMDPM框架的实验和验证结果表明,该框架可以有效地辅助决策者管理多风险多部门项目,提高项目的成功率和效率。同时,该框架还具有较高的灵活性和适应性,可以根据具体的项目需求进行调整和优化。

      总之,MRMDPM框架是一种非常实用的基于机器学习和智能决策的框架,可以帮助企业和组织更好地管理和应对多风险多部门项目。

    1. 这篇文章主要讨论了在人工智能时代中设计系统的重要性和挑战。作者认为,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设计系统已经成为了一个必不可少的工具,可以帮助设计师和开发人员更高效地工作,并提高产品的一致性和可靠性。

      文章首先介绍了设计系统的定义和组成部分。设计系统是一种包含设计原则、组件、样式和工具的系统,可以帮助设计师和开发人员更高效地工作,并保持产品的一致性和可靠性。设计系统的组成部分包括组件库、样式指南、设计语言和工具等。

      然后,文章探讨了人工智能对设计系统的影响和挑战。作者认为,人工智能可以帮助设计师更快地生成和修改设计,并提高产品的用户体验。同时,人工智能还可以帮助设计师更好地理解用户需求和行为,并提供个性化的产品推荐和体验。然而,人工智能也面临着一些挑战,包括算法的公正性、隐私保护等方面。

      接着,文章讨论了设计系统的实施和管理。设计系统的实施需要考虑多个因素,包括组件的设计和开发、样式和语言的制定、工具的选择等。同时,设计系统的管理也需要考虑多个方面,包括组件库的维护、文档和培训的提供、版本控制和合作等。

      最后,文章强调了设计系统的重要性和未来发展方向。作者认为,设计系统可以帮助设计师和开发人员更高效地工作,并提高产品的一致性和可靠性。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设计系统也将不断发展和完善,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和服务。

    1. 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了 Rust 编程语言的发展情况和应用领域。作者指出,Rust 是目前世界上发展最快的编程语言之一,其在各个领域都有广泛的应用,特别是在网络安全、区块链、机器学习等领域。文章介绍了 Rust 的主要特点和优势,包括内存安全、高性能、跨平台等特点,并探讨了 Rust 未来的发展方向和挑战。

      文章指出,Rust 的主要特点之一是内存安全,这使得 Rust 在网络安全和系统编程领域得到了广泛应用。Rust 的另一个优势是高性能,其通过内存管理和优化代码实现了比其他语言更快的运行速度。此外,Rust 具有跨平台的特点,可以在不同的操作系统和硬件上运行,这使得它在开发分布式系统和云计算方面也有广泛应用。

      文章还介绍了 Rust 在其他领域的应用,包括区块链、机器学习、游戏开发等。Rust 的内存安全和高性能使其成为区块链应用开发的理想选择,同时 Rust 的跨平台特性也使其在区块链生态系统中得到广泛应用。在机器学习领域,Rust 的高性能和可扩展性使其成为研究人员和开发人员的理想选择。

      最后,文章探讨了 Rust 的未来发展方向和挑战。作者认为,Rust 的发展方向包括扩大应用领域、加强社区贡献和生态系统建设等方面。同时,Rust 也面临着一些挑战,包括学习曲线陡峭、库和工具的缺失等。文章认为,通过社区的努力和不断的发展,Rust 可以在未来继续保持其领先地位,并在各个领域发挥更大的作用。

    1. Ivan Illich, in his brilliant study of medieval reading and the evolution of the book, In the Vineyard of the Text, noted how emerging textual technologies reconfigured how readers related to what they read. It is a complex, multifaceted argument and I won’t do justice to it here, but the heart of it is summed up in the title of Illich’s closing chapter, “From Book to Text.” After explaining what Illich meant by the that formulation, I’m going to suggest that we consider an analogous development: from photograph to image. Like the photography, writing is, as Plato understood, a mnemonic technology. The book or codex is only one form the technology has taken, but it is arguably the most important form owing to its storage capacity and portability. Contrast the book to, for instance, a carved stone tablet or a scroll and you’ll immediately recognize the brilliance of the design. But the matter of sorting and searching remained a significant problem until the twelfth century. It is then that new features appeared to improve the book’s accessibility and user-friendliness, among them chapter titles, pagination, and the alphabetized index. Now one cloud access particular passages without having to either read the whole work or, more to the point, either memorize the passages or their location in the book (illuminated manuscripts were designed to aide with the latter).

      Ivan Illich在他对中世纪阅读和书的演变的杰出研究中,在《In the Vineyard of the Text》中指出,新兴的文本技术是如何重新配置读者与他们所读的东西的关系的。这是一个复杂的、多方面的论点,它的核心被总结在Illich最后一章的标题中,"从书到文本"(From Book to Text)。在解释了Illich的这一表述的含义之后,建议我们考虑一个类似的发展:从照片到图像。

      就像摄影一样,正如柏拉图所理解的,写作是一种记忆技术。书籍或手抄本只是这种技术的一种形式,但由于其存储能力和便携性,它可以说是最重要的形式。将书与雕刻的石板或卷轴等进行对比,你会立即认识到设计的精妙之处。但直到12世纪,分类和搜索的问题仍然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就在那时,出现了一些新的功能,以改善书的可及性和用户友好性,其中包括章节标题、分页和按字母顺序排列的索引。现在,人们无需阅读整部作品,或者,更重要的是,记住这些段落或它们在书中的位置,就可以访问特定的段落。

    1. David Basiji: You mentioned that you were pessimistic in the short term and optimistic in the long term. I would characterize myself as pessimistic in the short term, and, well, not optimistic in the long term. I was wondering if you could give me some hope, and maybe explain your thinking on longer-term optimism?SB: I'm 83 and counting, and I've seen so many end-of-the-world stories over time - some of which I bought into. I thought that my old teacher, Paul Ehrlich, was right about population, and I did public things in support of his views. He was almost completely upside down, in terms of what at the time was called the “demographic transition.” And then there was the energy crisis, there was peak oil. My environmentalist friends were saying, "The end of the world is coming, not just because of population, but because we're going to run out of oil, and then we'll go crazy." Everyone said that the end of the world was coming, and it didn't. So, I've seen so many ends of the world come and go. I don't believe in them anymore.The threats often are very clear and the solutions are not - that's understandable because the threat is clear and present! You can usually see a couple of solution paths being offered. Well, the ones that will work, you don't know yet, they're still being invented. This relates to the book Scale, by Geoffrey West, which looks at how cities do everything faster - they create problems faster than anything else in the world, but they create solutions to the problems faster than the problems. And so cities are these places where solutions just pour forth at civilization scale. In the pace layer diagram that I did for civilization, there's a rural version and a city version. The city version of it goes way, way faster - people pay attention to what fashion and commerce are proposing, they occasionally mess with how the governance works, and certainly, infrastructure gets cranked out more rapidly in cities.

      问:你提到,你在短期内是悲观的,在长期内是乐观的。我认为自己在短期内是悲观的,而在长期内则是不乐观的。我想知道你是否可以给我一些希望,也许可以解释一下你对长期乐观主义的看法?

      斯图尔特·布兰德:我已经83岁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已经看到了许多世界末日的故事——其中一些我相信了。我认为我的老师保罗·埃利希对人口的看法是正确的,我做了一些公开的事情来支持他的观点。就当时所谓的"人口转型"而言,他的观点几乎完全颠倒了。然后有了能源危机,有了石油峰值。我的环保主义者朋友们说,"世界末日即将到来,不仅仅是因为人口,还因为我们将耗尽石油,然后我们会疯掉。"每个人都说世界末日要来了,而它没有。所以,我已经看到了这么多的世界末日来了又走。我不再相信它们了。

      威胁往往是非常明确的,而解决方案并不明确--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威胁是明确的,而且是存在的!你通常可以看到几个解决方案。你通常可以看到有几个解决方案的路径被提供。好吧,那些能行得通的,你还不知道,它们还在被发明中。这与杰弗里·韦斯特的《规模》一书有关,该书探讨了城市如何更快地做任何事情——它们创造问题的速度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都快,但它们创造问题的解决方案比问题更快。因此,城市是这些地方,解决方案以文明的规模涌现出来。在我为文明做的步伐层图中,有一个农村版本和一个城市版本。城市版本的发展速度要快得多——人们关注时尚和商业的提议,他们偶尔会扰乱治理的运作,当然,基础设施在城市里的发展也更快。

    1. How do you ensure on Mastodon, given that it’s decentralized and you don’t have the power to ban users, that the space is welcoming and safe? Well, this is the kind of strange dichotomy of how it’s turned out. On the one hand, the technology itself is what allows basically anyone to host their own independent social media server, and to basically be able to do anything they want with it. There is no way for Mastodon, the company, or anyone really—except the normal law enforcement procedures—to really go after anyone specifically running a Mastodon server. The way that you would shut down a normal web site is how you would shut down a Mastodon server, there’s no difference there. So on that end, it kind of turns out to be the ultimate free speech platform. But obviously that’s basically just a side effect of creating a tool that can be used by anyone. It’s kind of like cars. Cars are used by everyone, even bad people, even for bad purposes, there’s nothing you can do about it, because the tool is out there. However, I think that the differentiating factor to something like Twitter or Facebook, is that on Mastodon, when you host your own server, you can also decide what rules you want to enforce on that server, which allows communities to create safer spaces than they could otherwise have on these large platforms that are interested in serving as many people as possible, perhaps driving engagement up on purpose to increase time people spend on the web. You can have communities that have much stricter rules than Twitter has. And in practice, a lot of them are [stricter]. And this is part of where, again, the technology intersects with guidance or leadership from Mastodon the company. I think that, through the way that we communicate publicly, we have avoided attracting a crowd of the kind of people who you would find on Parler or Gab, or whatever other internet hate forums. Instead we’ve attracted the kind of people who would moderate against hate speech when running their own servers. Additionally, we also act as a guide for anyone who wants to join. Because on our website, and our apps, we provide a default list of curated servers that people can make accounts on. And through that, we make sure that we curate the list in such a way that any server that wants to be promoted by us has to agree to a certain basic set of rules, one of which is that no hate speech is allowed, no sexism, no racism, no homophobia, or transphobia. And through that, we ensure that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Mastodon, the brand, and the experience that people want is that of a much safer space than something like Twitter.

      鉴于Mastodon是去中心化的,你没有权力禁止用户,你如何确保这个空间是受欢迎和安全的?

      Eugen Rochko:嗯,这是一种奇怪的二分法,它的结果是这样的。一方面,技术本身是允许任何人托管他们自己的独立社交媒体服务器,并且基本上能够用它做任何事情。除了正常的执法程序外,Mastodon公司或任何人都没有办法真正追捕运行Mastodon服务器的人。你关闭一个普通网站的方式就是关闭Mastodon服务器的方式,没有任何区别。所以在这一点上,它变成了最终的自由言论平台。但显然,这基本上只是创造一个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工具的副作用。这有点像汽车。汽车被每个人使用,即使是坏人,即使是出于坏目的,你也无能为力,因为工具就在那里。然而,我认为与Twitter或Facebook这样的东西不同的因素是,在Mastodon上,当你托管你自己的服务器时,你也可以决定你想在该服务器上执行什么规则,这允许社区创造比他们在这些大型平台上更安全的空间,这些平台有兴趣为尽可能多的人服务,也许故意推动参与,以增加人们在网上的时间。

      你可以拥有比Twitter更严格的规则的社区。而在实践中,很多都是[更严格]的。这也是技术与Mastodon公司的指导或领导相交的部分原因。我认为,通过我们公开交流的方式,我们已经避免了吸引那些你会在Parler或Gab或其他互联网仇恨论坛上找到的人群。相反,我们吸引了那些在经营自己的服务器时,会对仇恨言论进行调节的人。此外,我们还为任何想要加入的人充当向导。因为在我们的网站和应用程序中,我们提供了一个默认的服务器列表,人们可以在上面建立账户。通过这种方式,我们确保我们策划的列表中,任何想要被我们推广的服务器都必须同意一些基本的规则,其中之一是不允许有仇恨言论,不允许有性别歧视,不允许有种族主义,不允许有恐同症或变性恐惧症。通过这一点,我们确保Mastodon这个品牌和人们想要的体验之间的联系是一个比Twitter这样的东西更安全的空间。

    1. Part of the appeal of an art gallery or museum, where our traditional notions of curation come from, is that they have pieces of work that no one else does. This isn’t the case online – many people who attempt to aggregate the best content online are often sharing the same content as someone else. How do you differentiate yourself in a space full of re-hashed content? Brain Pickings is a highly curatorial endeavor. And the art of curation isn't about the individual pieces of content, but about how these pieces fit together, what story they tell by being placed next to each other, and what statement the context they create makes about culture and the world at large. Every piece of content on Brain Pickings is hand-picked for embodying the sort of cultural interestingness at the core of our curatorial vision – it's creative, compelling and makes a meaningful contribution to the world; it offers a justification to be curious and enriches you in the process of indulging that curiosity. Great curation is also about pattern-recognition – seeing various pieces of culture and spotting similarities across them that paint a cohesive picture of a larger trend. Brain Pickings addresses this with our signature "omnibus" posts that spotlight 3-10 examples of a larger creative or cultural trend – cross-disciplinary conferences, urban guerrilla interventions, vintage-inspired posters for modern movies, hand-cut book sculptures, you name it.

      问:艺术馆或博物馆的部分吸引力,也就是我们传统的策展概念的来源,是他们有别人没有的作品。但网上的情况并非如此——许多试图在网上汇集最佳内容的人往往在分享与别人相同的内容。你如何在一个充满重复内容的空间中脱颖而出?

      Maria Popova:Brain Pickings是一个高度策划的努力。策划的艺术不在于单个的内容,而在于这些内容是如何组合在一起的,它们彼此相邻讲述了什么故事,以及它们创造的背景对文化和整个世界有什么影响。Brain Pickings上的每个内容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因为它体现了我们策展愿景的核心——它是有创意的,引人注目的,对世界有意义的贡献;它提供了一个好奇的理由,并在放纵好奇心的过程中丰富了你。

      伟大的策划也是关于模式识别——看到不同的文化片段,发现它们之间的相似之处,从而描绘出一幅更大的趋势的凝聚力。Brain Pickings通过我们标志性的"综合"文章来解决这个问题,这些文章聚焦于一个更大的创意或文化趋势的3-10个例子——跨学科会议、城市游击队干预、现代电影的复古海报、手工切割的书籍雕塑,等等。

  9. Nov 2022
  10. Oct 2022
    1. 富勒是20世纪最具革命性的技术先驱者之一。他建立了新的标准,这些标准对未来设计具有决定性意义。他对“如何使世界运转”倾注了不懈的关注。富勒深信专家们创造的问题通常比他们解决的问题更多,因此他为未来图景提出了自己概念。

      如今人们对于富勒的作品和思想的兴趣被重新唤醒,而它们对如今的技术世界也越来越重要,于是这本曾于1999年出版的传奇图书被再次出版。《你的私人天空》研究和记录了富勒的理论、想法和项目,并批判性地考察了他 "通过技术进行救援 "的思想。这本书为我们观察富勒的世界提供了多面的角度,也展示了他鲜为人知的一面。

    1. 我们世界是由电磁波架构而成。我们不断地被无数重叠的电波所重塑,这些电波在我们的建筑和身体中跳动。《巴克敏斯特-富勒公司:无线电时代的建筑》广泛地探讨了富勒的工作和思想,为日益扩张的电子世界所产生的问题提供了新的启示。

      从厕所到心灵感应,从塑料到假肢,从纳米结构到网络,从深度数据到深度空间,本书透过富勒的档案,追踪了他的思想,研究了他对无线电建筑的多维思考,以及他认为建筑的真正场所是电磁波谱的思考。本书也成为我们试图理解电子环境的发展和影响的一个关键参考点。

    1. 首次出版于1969年的《地球号飞船操作手册》是富勒最受欢迎的作品之一,也是他的世界观的综合。这本生动易懂的书却研究了一系列深刻的问题,他观察到人类所面临的巨大挑战,思考了:人类将如何生存?自动化如何影响个性化?我们如何才能更有效地利用资源,发掘我们的潜力,在这一代人中结束贫困?富勒质疑专业化的概念,呼吁进行一场有关创新的设计革命,并就如何引导 "地球号飞船 "走向可持续发展的未来提供建议。

    1. 《模式-思考》重新评估了富勒的工作——他是理论家、建筑师、设计师、教育家、发明家和作家的结合体,推动了当代设计研究、实践和教育学的模式。本书参考了富勒的档案,遵循他在设计的物理和概念层面之间的独特转换过程,重新定义我们对几何、结构、语言和知识产权之间的理解。

      本书不是以线性的时间顺序展开的,而是将这些平行的探索作为富勒发明和创造的基础。在线条、模型、文字和专利之间,追溯了他在不断扩大的关系模式中衡量物理经验的野心,同时将这些关系协调成一个由文字和概念构成的概念网络,形成了他的思维基础。富勒提倡多学科和政治视角,其横向逻辑扩展了当代设计模式的知识基础。

    1. 纽约客杂志的设计师总监和几位设计师及艺术家的对访谈记录。杂志与社会、政治报道的关系非常紧密,通过访谈感觉到了这几位设计师有着和记者同样的态度,通过创造艺术和视觉的表达来传递信息,甚至帮助他人。

      我知道当邪恶发生时,必须有人记录下来,所以这就是我想做的。

    1. 作者对什么是图像解释的非常清晰。首先解释了感知与想象的区别,感知是大脑认识真实世界的过程,想象则是通过媒介和获得的感知数据还原或创造出一个物体。媒介可能是纸,也可能是屏幕。 所以图片是一个存在于你面前的物体(object),因为它的外观让我们想象不在这里的其他事物。由于媒介和真实的事物与我们想象的不同,所以图片为我们提供了解释的空间。

    1. 今年是《Before Sunrise》(《爱在黎明破晓前》)上映 25 周年,《纽约时报》采访了导演 Richard Linklater 以及主演 Ethan Hawke 和 Julie Delpy。

      1)电影灵感来自 Linklater 在费城一家玩具店碰到的女孩。他当时在等他姐姐买玩具,一个女孩开始跟他说话,他们聊得很开心。分别的时候,Linklater 塞了一张字条给女孩,说晚上可以找他出来玩。当晚女孩确实去找了 Linklater。Linklater 对她说,“我要拍部电影讲我们的事情”——那种着急去见对方的情绪,以及暗流涌动的浪漫。

      Linklater 并不住在费城,所以他和女孩的故事在那一晚就结束了。2010 年,在《Before》系列第一部上映 15 年后,女孩的朋友偶然发现电影里的故事似曾相识。这位朋友联系上 Linklater,告诉他那个他在费城遇到的女孩在《Before Sunrise》开始拍摄的时候因为交通事故去世了。女孩没有看过三部曲里的任何一部电影。

      2)Linklater 说他在《Before Sunrise》之前拍的电影,男性视角都太强了。所以他希望拍一部同时也有女性视角的电影。他在网上读到一份研究生论文,非常喜欢,于是联系了作者 Kim Krizan 共同写剧本。他们连着工作了 11 天,最后拿着一份 35 页的剧本大纲筹到了钱。因为出钱方包括欧洲的文化基金,所以电影最后在欧洲拍摄。

      3)选角花了六个月。剧本大纲里没定下应该是“美国男+欧洲女”还是“美国女+欧洲男”,Linklater 和 Krizan 特意叫两位主角 Chris 和 Terry 这样可男可女的名字。参与试镜的包括 Gwyneth Paltrow 和还没拍《Friends》的 Jennifer Aniston。最后导演选择了 Julie Delpy,因为她的法国口音很特别。Ethan Hawke 当时已经是大明星,导演在看完他演的话剧之后约他去试镜,最终选择了他。

      4)Hawke 说,他第一次见 Delpy 感觉像见到了安娜卡列尼娜那样小说中的“深沉”人物。“我在见到她之前,从没感到自己如此美国、如此蠢。”

      Delpy 说她对 Hawke 的第一印象是纯真,他身上有可爱的那种傻气。

      5)具体台词是导演和两位主演在拍摄前讨论出来的。拍摄最后一幕的那天,他们凌晨三点还在改剧本。电影里两位主角看起来像在临场发挥,但其实他们都排练过很多次,每一场差不多都拍了十几条。

      6)电影是按照情节顺序拍的,火车部分的画面完全来自真实的火车,他们一行人有三天都在坐维也纳和萨尔茨堡之间的火车。电影的最后一幕,导演希望女主角在火车上坐下以后,火车立即开动。所以他们卡时间排练了很多次,最终在真实的火车上一下就成功了。

      7)导演唯一没和主角讨论的,是两位在唱片店听歌的场景。当 Kathy Bloom 的《Come Here》响起,男女主角都是第一次听到这首歌。

      Hawke 说那是他拍过所有电影里他最喜欢的一场戏。

      Delpy 说,当时我几乎要爱上 Hawke 了,但导演喊了卡。

      8)回看 25 年前的《Before Sunrise》,Delpy 说:

      我当时多么年轻,多么脆弱。我希望能穿越时空,告诉当时的我,不要让焦虑和不安毁灭自己。告诉当时的我,好好照看自己。《Before Sunrise》是一部特别浪漫的电影。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在现实生活中从来没有过那样浪漫、梦一般的经历。电影是加了魔法的,但生活不是。

      Hawke 说:

      我女儿和她的朋友看了《Before Sunrise》。他们有点嫉妒电影里的我们,因为那时没有电子邮件,你必须活在当下每个瞬间。现在,我们在虚拟世界时时“在线”,但我们好像并不总是“存在”于每个瞬间。《Before Sunrise》的男女主角,就是努力存在于对方身边。

      9)对于《Before》系列的续集,主创表示不太可能会有,至少不会按照之前“九年一部”的日程再拍。导演开玩笑说他可能等到主演八十岁了,拍一部两人的喜剧。

    1. “弗拉马利翁版画”是一幅木质雕版画(wood engraving),由一位不知名的艺术家所作,最早发现于法国天文学家和作家卡米伊·弗拉马利翁(Camille Flammarion,1842 – 1925)的著作《大气:大众气象学》(L'atmosphère: météorologie populaire,1888)之中。这幅作品描绘了一个穿着长袍带着权杖的男子,跪在大地与天穹相接的边缘。他把自己的上半身探出天穹之外,看到了一圈一圈的云层、如跳跃的火焰、发光的星体等奇异的景象,而这些异象是天穹之内的地上生灵无缘得见的。画面最上角的轮子可能来自《圣经》中的《以西结书》(Book of Ezekiel)中,希伯来先知以西结(Ezekiel)看到的天上的异象。

      整个版画所描绘的内容,事实上融合了基督教神秘主义(Christian mysticism)和托勒密宇宙论(Ptolemaic cosmology)等诸多传统。画中的老人可能是一个天文学家,也可能是一个占星术士,还可能是一位普通的旅人。而他来到天地的边缘,把身子探出他原本的世界之外,并伸出右手试图触摸那个未知世界的样子,则是对于人类“求知”或探索边界、打破常规等诸多行为,非常生动的描绘。这种行为,或许能追溯到《创世纪》(Genesis)所记载的,人类始祖亚当(Adam)和夏娃(Eve)违反上帝的规定,偷吃知善恶树(Tree of the knowledge of good and evil)上的禁果——这是人类原罪(original sin)的开始,但也是人类求“知”(knowledge)和发展的开始。

  11. Sep 2022
    1. 开源自由软件历史策略游戏 0 A.D 发布了 Alpha 26 庄子版。0 A.D 风格类似于帝国时代,包含了建设基地、训练军队、战斗和研发科技等要素。游戏的阵营包含多个文明,而每个文明都有自己独特的军队和建筑。Alpha 26 以著名道教哲学家庄子命名,新增加了汉文明,新增了战役地图塔里木盆地和长江,单位现在能加速,等等。

    1. 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迪蒙(Jamie Dimon)一直是加密货币的批评者,他于本周三在美国国会作证时称加密代币是去中心化庞氏骗局。迪蒙称,稳定币——与美元或其它货币币值挂钩的数字资产——如果有适当的监管不会有问题,而摩根大通在区块链方面也很活跃。迪蒙此前也称比特币是骗局。

    1. The Napkin Math 的 Evan Armstrong 本周发表了一篇长文,讨论了在 AI 生成内容技术推动内容创作成本逐步逼近零之后产生的问题。文中包含了大量 AI 生成内容的案例,对于理解目前技术所处的阶段有很多帮助。

      Armstrong 认为,商业模式可以简化认为是:生产、获客和分发三个环节。从内容行业的角度看,互联网已经将分发这个环节的成本降为零。而在 AI 生成内容的时代,内容生产的成本可能是下一个被颠覆的环节。

      作者认为,变化的周期可能是 5-10 年,也就是说在 2030 年前后,内容生产和创作将发生重大的变化,进而影响知识工作者的权力分配,而每个人与信息的关系也会发生剧烈的变化。

      Armstrong 从创造和协作两个角度分析可能产生的影响:

      • 创造。从零开始制造东西,完全替代以前需要人工投入的产品。
      • 协作。人类与人工智能工具配对,极大地改善和加快了他们的工作流程。

      他倾向于认为,协作可能是 AI 颠覆性更强的地方。而这意味着权力或利益的重新分配:

      • 自动化去掉重复的、低价值的工作是生产力提高的主要来源。
      • 在技术领域,新的创新总是在执行幂律法则。表现出色的人将不再需要支持人员,他们可以直接用人工智能来处理简单的事情。
    1. Telegram 中文频道白鲨有大量的买卖信息,但买的不是商品而是人。一则发布在该频道的广告说,“西港出个刚偷渡来的中国男的 22 岁有身份证 打字很慢...”22 岁的小范(Fan)曾在姐姐的餐馆做厨师,但餐馆后来倒闭了,他改行送外卖。2021 年 3 月他获得了一个去柬埔寨一家知名外卖公司的高薪职位,月薪 1000 美元。他的哥哥已在柬埔寨工作,小范将此事告诉了哥哥,哥哥立即辞职和他一起去。等他们发现这是一场骗局时为时已晚。他们被关起来强迫工作,但不是过去人口走私常见的强迫劳动,而是搞网络诈骗。来自大陆、台湾、越南和泰国等地的数以万计的人被以这种虚假工作的骗局诱骗到柬埔寨、老挝和缅甸,他们被黑社会控制从事网络诈骗。如果他们拒绝,就会遭到殴打、被剥夺食物,甚至被电击。如果想要离开,黑帮老大要求他们支付 7000 美元。无法支付这笔钱就继续干。兄弟俩在干了六个月后再次遭遇骗局,有人接触他们表示可以帮助他们逃走,结果所谓的逃走就是被买给另一个黑帮,他们的赎身费用也上涨到了 1.17 万美元。兄弟俩最后又被卖给另一个黑帮,这个黑帮看管不严让他们有机会逃走。他准备回老家当农民不再想着出国工作赚大钱。

    1. 自 1995 年上线至今,分类广告网站 Craigslist 维持了相同的外观。Craigslist 创始人 Craig Newmark 接受采访谈论了这一现象,他早在 2000 年就辞去了 CEO 一职,目前全职从事慈善活动。他说,Craigslist 总共只有 10 名员工,从事开发、客服和会记工作,没有任何人从事销售工作。即使更换了 CEO 之后 Craigslist 外观仍然保持一致?他说,因为这能更好的服务于用户,人们想要简单快捷的完成工作,不需要花哨的东西。对使用这个网站的用户来说,它简单又方便,这就足够了。他说作为一名工程师,简单就是美,实用就是美。

    1. 创办户外服装公司 Patagonia 半个世纪之后,Yvon Chouinard 这位不情不愿成为亿万富翁的创始人捐出了他的公司。Chouinard 夫妇及其两个成年子女没有出售公司或将公司上市,而是将公司所有权转让给一个专门设立的信托基金和一个新成立的非营利组织,Patagonia 价值约 30 亿美元。它们将保持公司的独立性,确保每年获得的大约一亿美元利润全部用于应对气候变化和保护全球未开发土地。83 岁的 Chouinard 希望他的做法能影响一种新形式的资本主义,这种资本主义不是以少数富人和多数穷人为结局。Chouinard 家族之前一直控制着这家年销售逾 10 亿美元夹克、帽子和滑雪裤的公司,上个月他们将公司全部的有投票权股票(占总股份的 2%)不可撤销的转让给名为 Patagonia Purpose Trust 的新成立实体,该信托基金由家族成员和顾问监督,旨在确保 Patagonia 履行其承诺,经营一家具有社会责任心的公司并捐出其利润。Chouinard 家族将 98% 的普通股全部捐赠给新的非营利组织 Holdfast Collective,该组织接收 Patagonia 公司利润,用于应对气候变化。Holdfast Collective 属于 501(c)(4)类型组织,在游说立法机关、参与政治运动和选举等方面不受限制,因此 Chouinard 家族未从捐赠中获得任何税收优惠。Yvon Chouinard 本人非常节约,穿着旧衣开着破车,也没有手机或计算机。

    1. 在 Linux Plumbers Conference 会议上,Linus Torvalds 接受采访谈论了工作、Rust 和 M2 MacBook Air 笔电。 Torvalds 称他不是工作狂,在参加会议前花了六天时间在荷属西印度群岛的 Bonaire 玩潜水。他说他一年又一年在内核上工作是因为他可以短时间离开放松下,他最筋疲力尽的时候通常是合并开始时,他专注于在合并开始第一周内完成大部分工作。Linux 内核社区真正的工作狂是稳定版内核维护者 Greg Kroah-Hartmann,他每周都不停的工作,Torvalds 猜测他大量使用自动化工具。新冠疫情对内核开发没有产生多少影响,因为包括 Torvalds 在内的主要维护者多年来都习惯在家中远程工作。他指出内核开发的一个变化是子系统维护者通常由团队而不是一个人组成,部分子系统维护者只有一个人,但已经相当罕见了。内核对 Rust 的支持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一个原因是非标准的 Rust 扩展的处理,另一个更重要原因是 Rust 编译器还不稳定。Torvalds 外出旅行时使用一台 M2 MacBook Air 笔电,运行 Fedora Workstation 36,Fedora 还没有支持 ARM-64 M2 处理器的版本,Torvalds 自己动手让 Fedora 36 能运行在 M2 上,这个版本不完美,不支持 3D 图形,Chrome 也不支持,而 Torvalds 使用 Chrome 的密码管理器管理部分密码。

  12. Aug 2022
    1. 清华大学的研究人员在大学学报上发表论文,提议用分布式 3D 打印机建造水坝、高速公路等建造工艺相对单一的工程。研究人员建议利用 AI、机器人和 3D 打印建造 180 米高的黄河羊曲水坝。它将能每年产生 50 亿 kWh 的电,足以满足 5000 万家庭的电力需求。黄河上已经有一座水坝,研究人员提议扩大现有结构增加发电能力,使其成为世界最大大坝之一。如果按计划进行,羊曲水坝将成为最大的 AI 辅助制造的 3D 打印结构。项目首席科学家刘天云在论文中称,大型基础建设的3D列印技术已经够成熟,足以进行大规模应用,并能让人从繁重,重复又危险的作业中解脱。

    1. 8 月 20 日晚上,Alexander Dugin 之女、阴谋论理论家 Darya Dugina 遇刺。数小时后,Telegram 频道 Utro Fevralya(意思为 February Morning 或二月之晨)率先报道称名叫 National Republican Army 的俄罗斯地下抵抗组织对此事负责。该频道由前俄议员 Ilya Ponomarev 创建和运营,他是 2014 年俄罗斯唯一一位投票反对吞并克里米亚的议员,投票之后他成为普京治下的俄罗斯不受欢迎的人,与家人逃到了乌克兰首都基辅。虽然 National Republican Army 参与暗杀无法获得证实,但这个运行在 Telegram 之上的新闻机构引起了《连线》杂志的兴趣。Telegram 审查较少,具有一定程度的匿名性,受到了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反战活动人士的欢迎。他们通过 Telegram 向受众报道不受审查的新闻,分享受到限制的材料。

    1. 我们认为这些是理所当然的:自来水、电、洗衣机和手机等。在自由开放社会里,我们认为这些无形的东西也是理所当然的:言论自由、财产权、隐私,等等。有形和无形的发明都会产生社会影响。以互联网为例,类似公路、自来水和电力,它改变了我们所知的世界。但互联网还没有完全成型,还在演变中,我们对它的理解也在不断变化。在互联网诞生之初,公众对于未加密通信的社会影响所知不多。Eric Hughes 在 1993 年指出,隐私对于开放社会的数字时代是必不可少的,隐私不是秘密,隐私是不想让全世界知道的事情,而秘密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事情。隐私是一种向世界可选择展示自己的权力。30 年后,人们现在认识到隐私是数字时代的必需品。我们今天生活在一个奥威尔式世界中的原因之一是互联网一开始没有默认加密。隐私不是要隐藏什么,它是一种可选择展示自己、展示自己的想法和喜好的自由,它事关自由,是自由的保障。我们造墙、窗、窗帘、遮阳板和有色窗户,是为了在物理世界提供部分的隐私保障。我们创造数字加密和签名方案,也是为了确保数字世界的隐私和真实。隐私不是一种选择,它和自由是一体两面。

    1. 过去十年的大部分 AI 系统都是基于监督学习,利用人工标注的数据集进行训练。它们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也存在明显的缺陷。此类的 AI 对于理解大脑如何工作没什么帮助,因为包括人类在内的动物是不依靠已标注数据集学习的。生物大脑通过探索环境获得对世界的深入理解。科学家们开始探索自我监督学习的机器学习算法,此类神经网络显示出了与大脑如何工作的相似性。当然大脑的工作不只是限于自我监督式学习,它充满了反馈连接,现有的自学式 AI 缺乏此类功能。AI 模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 Steven Johnson 是 13 本书的作者,常年研究人类如何产生新想法。他在上个月发表了这篇短文,讲述了思考需要什么样的「路径」。

      乍听起来,好像这篇文章会非常抽象,实则不然,它就是在讲:出去散散步。他援引一项来自斯坦福大学的研究说:步行能够让人的创意思考能力翻倍。

      写作《思考,快与慢》的 Daniel Kahneman 也在书中写过自己每年都喜欢在加州的 Berkeley 呆上几个月,在这段时间里,他会华商 1 个多小时,步行 4 英里,并且保持 17 分钟每英里的速度,刚刚好让他可以不受打扰的保持思考的状态。

      作者还提到了一种会议模式:walking meeting,一边散步,一边开会。我曾经很喜欢用这种方式来作 1:1,在天气不错的时候,即可以燃烧卡路里,又可以相对轻松自然的展开对话。

    1. 原来的用户流程是:周末想去旅行 → 决定去哪里 → 买票 → 订住宿。Airbnb 能解决的是最后一步。

      新的用户流程变为:周末想去旅行 → 决定想要什么样的体验 → 订住宿 → 做其它相关的计划。

      Airbnb 成为了旅行体验的中心环节,在用户流程中占据了更多的环节。

      设计背后是业务。新的设计需要对 Experiences 做出全然不同的定义,让用户理解,Airbnb 不仅仅是一个关于住在哪里的产品,而是提供一整套旅行体验,至少是一次美好旅行的枢纽环节。

    1. 我们都很熟悉的 Metcalfe 法则,只是网络效应的一种强表述:网络中每个节点的效用函数被认为是网络中节点数量的平方。这就意味着,节点数量的增加会极大的增加网络中单一节点的效用,在这种情况下,大规模网络一定好于小规模的网络,最优解应该是无限扩张的网络规模。

      现实情况并不如此,今日世界中,我们已经能够看到大规模网络并不总是奏效,相反还会带来很多问题,小规模网络不断涌现,年轻一代总要建立自己的领地。

      他给出了简洁的 4 种数学模型,简化描述了四种不同强度的网络效应,相对于 Metcalfe 法则,主要的变化是改变了效用函数,线性的、对数的等等。在不同的数学表述下,网络规模不再成为理想态的唯一决定要素。

      V 神认为,Metcalfe 法则对网络效应的表述有些夸大了。他认为,个体价值观存在差异,生态系统的分裂可能是一种更优的选择。

    1. 人类在游戏模式设计上已经积累了很多智慧,McCormick 总结了 4 点:

      1. Feedback Loops 反馈回路:从游戏中收到反馈,以修正和改进行为。
      2. Variable Outcomes 可变产出:游戏中要有一些随机性,从而驱动下一次的尝试。
      3. Sense of Control 控制感:不断练习,就会变强大。
      4. Connection to the Meta Game 与元游戏相连:什么是元游戏?就是真实生活。
    1. 关于中国金融系统和经济状况的文献综述:“China's Financial System and Economy: A Review”。其围绕“社会融资规模”这一概念,较为系统地回顾了国内外对中国股票市场、银行和影子银行、债券市场、金融科技等四个方面的研究。文章对于快速且准确地理解我国目前的金融经济体系是很有帮助的。

    1. 几乎每个 Web3 商业理念都围绕着销售或发行代币,通过经济激励吸引人加入。无论是基于区块链的社交网络或数据存储平台,还是去中心化金融借贷协议,基本上都一样:购买代币以获得协议中的治理份额,一旦背后的企业兑现承诺,就能赚钱了。举例来说,名叫 Presearch 的公司试图创建一个去中心化的 Google 搜索,广告商需要购买代币向用户展示广告,当愈来愈多的人使用该平台,愈来愈多的广告商付费,代币将会愈来愈有价值。数以百计或千计的 Web3 创业公司有着几乎相同的商业模式。因为发行代币是一种方便的融资方式,无需筹款,用数字空气币付费使用产品要便宜得多。这也是企业家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做的事情:出售公司股份。加密货币创业公司只是跳过了证券注册要求节省时间和金钱。圣克拉拉大学法学教授 Stephen F. Diamond 称,如果加密货币企业家不是挪用钱买游艇,而是建立某种商业模式,由代币持有人投票决定,通过智能合约执行,这符合现实世界里的创业标准模式,和向投资者发行股票的创业公司没有区别。那么代币是否要被视为未注册的证券?现实中的监管法律如何应用到加密货币上面?

    1. 流行社交媒体过去几年的演变事实上是去社交化:最早的社交媒体是博客平台,彼此的关联性不高;然后 Facebook 诞生了,它突出了朋友社交联系,然而在过去十几年的发展中它逐渐演变成了广告机器——每位北美用户每季度能为社交巨人带来逾 50 美元的收入。但这个广告机器最近被 TikTok 打败了,TikTok 是基于成瘾算法的推荐,而不是朋友关系,它的广告机器更强大。Facebook 正在向 TikTok 学习,这意味着我们所熟知的社交网络的终结。新的社交网络正在前方。

    1. 一个看似很简单的网站,但有很多细节。他们的设计团队很擅长用纯文本来做设计。网站的内容是用来展示一些专栏作家对自己以前看法的纠正,比如对通货膨胀、资本主义、中国的审查制度(认为以前太乐观了)、川普的支持者等等。

    1. 从外部的视角看去年年底开始的裁员潮挺有意思的。内容并不新鲜,不过这篇文章采访了不少大厂和小厂的员工,经历疫情和裁员,或者说「被优化」后的真实情况和想法。

      今年4月,前字节跳动和京东员工王某在第二次被解雇后,在一家制药公司找到一份社交媒体工作。除了减薪近40%外,她还必须适应截然不同的工作场所文化:项目需要经过上层管理部门的多轮审批;与科技行业不同的是,她的同事,其中许多人已接近退休年龄,绝不会在节假日工作。女性被要求穿膝盖以下的裤子或裙子。没有人以同性恋身份出现。

    1. 一群乌克兰网络活动人士通过 BT 种子向俄罗斯传播未经审查的新闻。该项目被称为 Torrents of Truth,其中包括了一个列举可信新闻来源和下载安装 VPN 说明的文本文,以及介绍乌克兰形势的视频。因为西方制裁,俄罗斯下载 BT 种子获取盗版内容出现了爆炸式增长。俄罗斯封锁了大量网站,但显然无法阻止 BT 种子进入该国。Torrents of Truth 通过捆绑最新的影视剧的方式传播其文件。

    1. Open source and web3, simplified

      白话开源和Web3

      开源技术提供了许多每个产品大都在用的基础部件。所以,将 Crypto/Web3 类比成开源领域的外延会非常有说服力——在论证「为什么值得付出所有这些努力」时,你可能已经(或很快就会)遇到这个类比。问题仅仅在于,开源软件是一个小众的话题,不能立刻清晰地呈现出一个令大部分人兴奋的心理模型。这就像无关痛痒的掉书袋。我身处这个交叉领域已经有一阵子了,因此打算试着用尽可能简单的方式来做这个类比,让你也能用得上它,或至少下次遇到它时能够理解。

    1. Ethereum is about to start a new journey of mergers and review the crowdfunding road 8 years ago

      以太坊合并在即,一文回顾8年前的以太坊众筹

      经过多年的测试、研究和开发,人们对以太坊计划通过合并(The Merge)转为股权证明(PoS)的潜在时间表感到兴奋。这次合并可以说是以太坊历史上最大的协议级改变,它取消了挖矿并引入了一个验证者系统,验证者将质押他们的 ETH,以通过创建和验证新区块来赚取奖励。

      跟踪 ETH 供应继续引起关注,因为 ETH 持有量直接决定了用户参与 PoS 的能力。同时,转向 PoS 也将引入新的 ETH 发行模式,并影响 ETH 的货币政策。然而,为了更好地了解以太坊当前的供应情况,观察者需要回到以太坊网络推出前一年,即 2014 年 7 月 22日 至 2014 年 9 月 2 日的关键时期:ETH 众筹。

      本文将通过 Coin Metrics 的 ATLAS 数据对 ETH 众筹的情况进行数据回顾。在回顾销售背后数据的同时,也检查了当前的创世账户(那些参与众筹的人)。

    1. Challenges in Building a Decentralized Web

      万字长文深度剖析:构建去中心化网络有哪些具体挑战?

      最近,人们对通常被称为去中心化网络(dWeb)的东西很感兴趣(尽管现在我们听到更多的是Web3这个词)。勾勒出这些术语之间的确切区别(假设这是有可能的)不在这篇文章的讨论范围之内(尽管Web3似乎在某种程度上涉及到区块链),但这里的共同点似乎是用一个不太中心化的网络生态系统来取代现有的相当中心化的网络生态系统。这篇文章探讨了实际建立这样一个系统所面临的挑战。

    1. BGG(BoardGameGeek)是世界范围内影响力最大的桌游社群论坛和游戏数据库之一,收录了超过 125,600 种不同桌面游戏的图像、视频资料和评论,包括欧式棋盘游戏、战争游戏和卡牌游戏。

      BGG 允许用户对游戏进行 1 至 10 分的评分,他们通过贝叶斯算法处理,将得到的结果制成桌游排名列表。

    1. 为阿尔卑斯山脉设计过观景步道的斯诺赫塔建筑事务所(Snøhetta)在挪威海岸城镇 Brønnøysund 推出了新作品—— the Traelvikosen Scenic Route,他们希望旅行者在行走时能真正地沉浸在自然中,而不仅仅是路过或者远距离观看。

      Traelvikosen Scenic Route 由 55 块水平放置在水中的花岗岩石构成,它连接着峡湾沙滩、沙质海底与一座湖中小岛,随潮水起落隐蔽或显现。Snøhetta 工作室经过整整一年的测试,确认了石阶的铺设距离适合所有年龄的人。

      在这条步道上集中注意力并放慢脚步行走的过程中,除了美好的风景外,人们还能看到海底生物的活动痕迹并感受不断变化的大自然。

    1. 一家名为Storybooth(故事驿站)的线上平台致力于收集全球各地青少年的音频投稿,请孩子们以自己的方式讲述着他们眼中的爱与友谊、自尊与斗争,乃至欺凌与考验。平台会在青少年获得父母许可的情况下,从中选择音频制作成动画短片在平台上发布。

      据该项目的发起人称,在计划之初,Storybooth(故事驿站)并非想要寻找最完美的故事讲述者,而是为这些青少年话语中的真诚与勇敢所打动。孩子们需要一个平台,既能与同龄人分享生活世界的真实,也让成年人听到他们心底深处的呼声。

      迄今为止,Storybooth(故事驿站)已收到50余万份投稿,它从中选择了一部分投稿结集成书。